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6080j.co!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旧日之箓》最新章节。

    此时此刻。

    妖圣的脑袋被太上天尊一手捏爆。

    现在刹那石也被他一把夺走。

    其滔天凶威在这一刻堪称是震慑寰宇,惊得已知宇宙中无数生灵心神激荡难以自已。

    不论是处在观战中的联邦兆亿民众,还是另一边由畸变帝国无数畸变体们汇聚而成的心灵潜流,似乎都在这一刻被太上天尊的无上神威给狠狠震慑。

    而那一手打破时间静止,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神迹伟力,更是看得无数高手顶礼膜拜,心神摇曳。

    那是无数求道者花费一生却求而不得的境界。

    但太上天尊却毫不关心观战者们的想法,他看向了本来静静位于战场中央的第三循环,一种极度异样的变化正在生。

    形似楚齐光的黑色人影从中挤了出来,并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爆裂的力量冲击而来,阻止着他继续将现在刹那石吸入体内。

    “楚齐光……”

    太上天尊充满杀意的念头横扫全场。

    无数联邦的民众哪怕是从量子网络中远隔亿万光年看到这一幕,也感觉到意识算法一阵波动,竟然有了一种意识算法差点就要崩溃的感觉。

    而楚齐光则争锋相对地盯着太上天尊的双眼,哈哈笑道:“太上,好久不见了。”

    太上天尊冷笑道:“楚齐光,你也要跟我争吗?”

    楚齐光淡淡道:“太上,从你说出这句话来看,就说明了一件事情。”

    “你根本没有弄明白现在的局势到底是什么情况。”

    说话间,他的身影已经彻底从黑色漩涡中脱离而出,站在太上天尊的面前,深深地看着对方说道:“现在的问题,不是你抢不抢得到第三循环的控制权。”

    “而是你保不保得住现在刹那石。”

    “还有你自己……”

    就在他说完这番话的时候,一道紫色火星在太上天尊的胸口猛地亮起。

    紧接着在他惊讶的目光之中,那紫火迅速扩大,转眼间便在他的胸口化为了一道火环。

    紫色的火环内部是一片黑色的虚无,看上去就像是有人在太上天尊的胸口打开了一个黑色的大洞。

    ‘愚之环……’

    感受到愚之环的力量在自己体内失控、暴走,太上天尊的眼中闪过浓烈的震惊之色。

    愚之环是他在天道之门前创造出来的一门绝世奇术,可谓是融汇贯通了他一生所悟之道术精华。

    虽然愚之环在道祖境界已经不适合用来直接作战,但这本就不是为了作战而创造出来的道术。

    愚之环是在积累道术资粮、提升境界、掌控诸天万界等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称得上是太上天尊一直以来在境界上突飞猛进,能够傲啸诸界的依仗之一。

    其中更是存放着诸天万界中那浩如星海的知识,因为其数量太过巨大,就连太上天尊也难以全数吸收,只能存放于虚空之中,以供他随时调用阅览。

    可这一刻,愚之环不但走向失控,更是表现出了令他也感觉到惊异的扭曲和疯狂。

    原本存放在其中的知识正不断激出滔天魔染反噬太上天尊。

    就像是一个稳定运行的反应堆突然开始失控、泄露、污染……

    嘭!

    只见燃烧着熊熊紫火的愚之环瞬间暴涨,化为一道火环束缚向了太上天尊。

    太上天尊冷哼一声,体内的紫薇道德魔光一震,却现如泥牛入海,一身伟力竟然都被愚之环导入虚空之中。

    只听楚齐光淡淡道:“你体内的愚之环早已经成了虚空的一部分。其中来自诸天万界那浩瀚无边的知识也已经成了毁天灭地的魔染。你此刻对抗的正是你一生所学……”

    太上天尊却是长笑一声,喝道:“你竟然想用我传给你的道术来和我斗?”

    “愚之环内的知识浩如星河,危险无比,你以为我会不小心处理,留有后手吗……”

    说话间,只见紫火之中浮现出道道符文,原本暴走的知识似乎渐渐被压制了下去。

    而那束缚太上天尊的紫色光环上更是出现了一道道碎裂纹路,像是随时要崩溃、分解。

    楚齐光却是笑了笑:“真的如此吗?真的……是你传给我的吗?”

    “太上,你……还没有悟吗?”

    太上微微一愣,紧接着便看到原本已经像是被镇压下去的愚之环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道道符文在一阵恍惚中化为了混乱、扭曲的文字,像是瀑布一样涌现而出,最后化为一道巨大的紫色门扉出现在他身后,缓缓朝着他合拢了过去。

    轰!

    太上天尊周身魔光荡漾之间,死死抵住门扉的挤压,眼中却是闪过不可思议之色:“天道之门?我应该已经……”

    他突然间神色一怔,看着楚齐光身后的第三循环,不可思议地说道:“第三循环……你已经控制过第三循环……已经改变过历史了?”

    太上天尊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现在的历史,是被你改变过以后的?”

    楚齐光看着他悠悠说道:“宇宙中的生命通过不同的感知方式来观察这个世界,不同的视觉、听觉、触觉等等体系称得上是千差万别。

    但是……几乎所有智慧生物感知时间的方式都是同一个,那就是记忆,通过记忆感知到时间的流逝和方向。”

    “这是一切智慧生灵的本能,也是他们学习、进化、展的基础。”

    “但强者若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要超越这一限制。”

    与此同时,无数过去未来的光影在太上天尊的眼眸中海量浮现出来。

    他被封天道之门……他参悟门后奥秘……他创出愚之环……他在诸天万界布局……他以愚之环勾连过去未来……他将愚之环传入第二循环……他意识回归虚道宫参与第一循环之战……

    直到此刻,抢夺第三循环。

    过去的一幕幕被他重新看到,这是他此刻记忆中自身的经历。

    但随着楚齐光的声音,这些过去的记忆就像是画布般,被生生剥去了一层,展现出了一段段截然不同的历史。

    他被天道之门封印……他参悟门后奥秘……他解脱时间感知束缚……他所创的开天境界以臻圆满……他遨游过去未来时空……他降临第一循环决战季无烦……他征服第二循环……他争夺第三循环……

    这是不存在‘愚之环’这门道术的记忆,这才是被改变之前,原本的历史。

    这一刻的太上天尊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明悟。

    原本的历史,应该是他在天道之门后直抵天下无敌之境界。

    然后一路夺走第一循环,镇压第二循环,败尽敌手,横扫宇内。

    直到他镇压第三循环的时候,遇到了眼前的楚齐光。

    对方在弹指间修改了过去历史。

    于是他不但境界跌落,更是学会了对方传给他的愚之环,并当成自己的自创道术,又回传给了过去的楚齐光。

    而在楚齐光将这些主动揭露出来以前,太上甚至对这被修改后的历史一无所觉。

    他被削弱了境界,夺去了绝学,对方却在修改的历史中提前得到愚之环,获得了种种布局中得到的好处,有了更恐怖的成长。

    直到他又一次来到第三循环面前时,却只能无奈地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已经更大了。

    楚齐光将现在刹那石轻轻握在手中,扫了一眼太上天尊,淡淡道:“看样子你已经明白了?”

    “第三循环已经由我一力镇压。”

    “从今天起,不论过去未来,诸天万界,都由我一念贯之。”

    不止是太上天尊,这一刻已知宇宙中的兆亿生灵都遭到了原本历史的冲击。

    在楚齐光的主动干涉下,他们察觉到了历史被改变的痕迹。

    有人震惊,有人惶恐,有人疯狂,有人则视之为神迹。

    两种截然不同,却又相互纠缠的记忆在无数智慧生命的脑海中不断复苏、激荡,带给了他们前所未有的震撼。

    这一刻,大汉世界的无数人也都在脑海中苏醒了原本历史的记忆,真正感知到了自身历史变化的每一丝细节。

    大汉世界中。

    大夏末代皇帝姬渊惊疑不定道:“不止我们的人生,甚至久远的大夏历史也有不同,有被改变过。”

    “天圣帝时期,原本的历史上应该没有对劫教、外神、九天老仙有如此深入的研究……”

    “还有招摇山的墓葬,还有其中沟通九天老仙的仪轨……也都是楚齐光的布局?”

    越是对比两段记忆中大夏王朝历史记载的不同,姬渊就越是感到阵阵心惊,让他明白历史被修改的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而身处战场中的大泰皇帝、不坏佛、李妖凤等来自大汉世界的强者,此刻同样刚刚理清了脑海中两种记忆的冲突。

    大泰皇帝眼中闪过一丝领悟:“原本的历史之中,大汉的统治时间应该更晚被终结,亡于魔染爆和妖族南下,楚齐光也并没有这么快崛起才对……”

    “还有如今血池中衍生而出的许多技术,原本的历史上也未有出现……这些都是楚齐光带来的改变?”

    不坏佛心中感叹道:“如今之历史,竟已是被楚齐光改变之后的历史。原本历史上的我,也并非被楚齐光所击败……”

    突然他的心神中一阵激荡:“不止是这样,我当年于七大圣僧决战的历史也被改变了。”

    “我休眠的时间、位置,苏醒的时间点……全都被改变了……”

    不坏佛的心中涌起一阵深深的震撼,他意识到自己的大半人生竟都随着楚齐光与太上天尊的交手生了巨变。

    而这种巨变若不是楚齐光主动亮明,他甚至无法察觉。

    全宇宙的智慧生灵,他们的生命历程都因为两人间的交手而生巨变。

    李妖凤回忆着原本的历史,心中暗道:“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我应该已经死在大劫之中,这算是楚齐光救了我,改变了我的命运吗?”

    “不止如此,劫教历史也被楚齐光动过了……”

    玄元道尊的脑海中,两种记忆、两种历史相互纠缠,带给了他一种前所未有的领悟:“原来如此,怪不得人妖气运、天下大势连连骤变,就连原本算定的命数也一变再变,卜算之术几乎再无用武之地……“

    他想起了大汉世界中,在朝瑶山、神京城、蜀州……一次又一次命数剧烈变化的历史。

    “甚至前汉时期,人皇的愚之环,神仙道的创立,血池传承……”

    玄元道尊的脑海之中浮现出过去数千年来的无数历史细节,越是对比越是感到一种数千年历史都被楚齐光一手引导的骇然。

    与此同时,佛界第十六层。

    娇娇心中猛地一震,从记忆的错乱中苏醒了过来,她有些出神的看着自己的身躯。

    一旁的乔智舔了舔猫爪,关切地问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娇娇幽幽一叹道:“想不到上辈子我竟然如此厉害,不但富可敌国,一身道术更是天下绝顶之列,女人果然还是应该靠自己。”

    乔智闻言心中一动,想着娇娇是不是会被上辈子的记忆所影响,甚至产生某种心智上的剧烈变化。

    却听娇娇又喃喃说道:“上辈子我还放出去了好多贷,好多人都还欠着我的银子……这辈子应该让他们还了……”

    乔智说道:“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不同历史的记忆在宇宙苍生的脑海中复苏。”

    “诸天万界会乱起来的。

    “楚齐光到底要做什么?”

    而伴随着这场席卷整个已知宇宙的历史冲击,面对楚齐光这一刻无比张狂霸道的霸道宣言,战场内外此刻更是一片静默。

    联邦舰队一片死气沉沉,十二仙尽皆低眉。

    畸变帝国亦无丝毫异动,心灵潜流中只剩下了彻底的沉默。

    甚至天河道祖,破碎道祖也散去周身仙光,眼中再无丝毫战意。

    唯有太上天尊仍旧冷冷地看着楚齐光,似乎完全不为眼前的局势所震动,也丝毫没有俯认输的想法。

    只听他说道:“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不惜暴露出历史被修改的痕迹,看样子你不只是想要赢,你莫非还想要收服我?”

    楚齐光大手一挥,背后的第三循环已经化为一道闪烁层层叠叠黑色星河的长袍披在了他身上,让他的身形如同与宇宙、时空、虚空融为一体,化为了一种极高位格的存在。

    “不错。”

    楚齐光一脸欣赏地看着望着太上天尊,意念的波动如同恒星辐射般横扫而出,不断跨越一个个天文单位,如同神迹般传向宇宙真空。

    “能够将我传你的愚之环修得九成火候,已经充分说明你天赋之出众。”

    “哪怕是在虚道宫历代道祖之中,你的天赋资质都足以排进前三。”

    “但更让我看重你的,是你有一颗九死不悔,宁要万界陨灭,也要再前一步的求道之心。”

    现在刹那石在楚齐光的掌中微微旋转起来,他看着太上天尊继续说道:“太上,你若是愿意入我门下,我可以将这颗石头还给你,并助你直抵开天境界之巅,打破时感之束缚,再也不沾这诸界因果之浸染……”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也都在等待着太上天尊的回答。

    在无数人的判断中,此刻的楚齐光表现出来的神通伟力简直已经是无有敌手,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战胜对方,若是再得太上天尊相助,哪更是难以想象。

    太上天尊对于楚齐光的问话却是沉默不语,似乎在进行着某种思考。

    而就在这时,便看到破碎道祖人形崩裂,化为道道虚空裂隙。

    另一边,天河道祖的人形则一阵扭曲环绕,化为了道道银河。

    两大道祖化为两重宇宙异象,分别拱卫在了楚齐光左右位置。

    天河道祖:“太上,放弃吧,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破碎道祖:“第三循环已被彻底镇压,莫非你还要冥顽不灵?”

    太上天尊扫过两名道祖,一脸淡漠地说道:“看样子虚道宫也都被你收服了?”

    楚齐光饶有兴趣地看着太上天尊:“我观你心中还颇有不服,以你的才情……定然是还藏有什么神通绝招尚未施展了。”

    “也罢。”

    “今日我便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放手施展一番。”

    说话间,便看到楚齐光手掐道诀,伴随着一阵虚空脉冲的涌动,太上天尊背后的门扉和身上的火环齐齐崩散,整个人已经再次恢复了自由之身。

    “出手吧。”

    面对楚齐光的动作,太上天尊仍旧没有任何回应,反而是突兀地说道:“还真被你说中了,我竟然真不是他的对手。”

    太上天尊的眼中似乎带着一种深深的疲惫,叹息着说道:“小小的一个地球竟然出了你们两个异数,看样子天演血脉的确如你所说……”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行了,别藏了,出来吧。”

    “我答应和你联手的事情了。”

    就在楚齐光皱眉看着这一幕的时候,亿万公里之外的恒星内部突然泛起一阵阵强烈的虚空脉冲。

    下一刻层层叠叠的虚空裂隙张开,化为一道足有上百万公里长的黑芒直接贯穿了星核。

    紧接着又是第二道黑芒展开,如一道深渊将恒星上的一层层等离子体生生撕开,直抵太阳中心的位置。

    两道黑芒就如同两道十字一般,穿透恒星后便停止了展开,却不断散出越来越汹涌的虚空脉冲。

    就在异变陡生的同时,联邦的量子网络中已经喧嚣一片。

    “现场的舰队检测到了超高浓度的虚空脉冲……”

    “脉冲指数还在不断增长……已经达到常规虚空灾害的两百倍……”

    “元始天尊断开了和眷属们的联系……所有赐福都在消退……”

    “虚空脉冲还在高速增长……现在的数值已经是天门星系那次虚空灾害的二十倍了……”

    “战场检测到镇魂领域……”

    “现了活性化劫力……”

    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数据报告不断在联邦的量子网络中曝光出来,短短几个瞬间内,无数的联邦民众便出了各种不可思议的惊叹,并达成了一个共识……

    “元始天尊点燃了这颗恒星作为道标……”

    “祂……降临了。”

    只见贯穿恒星的黑色十字中央,一个空洞浮现出来,并迅速扩张,吞噬整个太阳。

    伴随着太阳被不断吃掉,一个漆黑的巨大人形从空洞中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个头戴虚空王冠的巨人,巨人浑身上下燃烧着黑色火焰,火焰中无数扭曲人形在嚎叫,周身时空不断扭曲、旋转,背后升起一个又一个十字型的虚空裂隙。

    原本贯穿了恒星的黑芒则开始环绕巨人,化为了两把造型各异的畸形剑器。

    伴随着巨人的出现,方圆数光年内的物质规则生了某种剧烈变化,虚空和物质界的界限开始渐渐混淆,无穷无尽的虚空力量像是黑泥一样渗透出来,开始在物质界内蔓延。

    望着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联邦的量子网络中对此更是一片震撼,众多信徒更是当场开始了祈祷。

    “元始天尊已经断开和眷属的交流上百年了,为什么这次会突然自主行动?”

    “九大灾的劫力全面活性化了……这个星系完蛋了……”

    “元始天尊注视着我……恐惧将蔓延,绝望将归来,愚痴将重归人间,众生将匍匐在地……”

    而相比起联邦的震撼,畸变帝国的心灵潜流之中,更多的则是一种恐惧。

    原本被合为一体的意识们在颤抖中隐隐分裂,原本一片静默的心灵潜流中逐渐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杂音。

    “元始天尊苏醒了……我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必须立刻撤退……”

    “抛弃了理智的元始天尊是最疯狂最强大的畸变神灵……战斗是没有意义的……”

    战场的另一边,感应着恒星方向的异变,玄元道尊眼中精光暴涨:“这是什么东西?”

    一旁的不坏佛和大泰皇帝在联邦势力下探索已久,连忙说道:“那是联邦的神灵,一个名为元始天尊的神灵。”

    大泰皇帝补充道:“据说元始天尊是联邦的守护神,能够庇护眷属免受天道扭曲和畸变的侵害,甚至能颠覆物质和虚空的法则,跨越时空,回到过去……”

    “在联邦的历史中,元始天尊曾经数次穿越亿万光年,直接出手击败了联邦的强大敌人,整个联邦兆亿民众都是他的信徒。”

    不坏佛喃喃道:“我们原本推测这个元始天尊应该也是道祖级别的高手,现在看来还是低估祂了……”

    而另一边,感知到元始天尊的降临,楚齐光的面色微微沉了下来,他手托第三循环,狂嚣的意念横扫全场:“太上,你以为你和元始联手就能胜过我?”

    “我如今一身神通盖世无双,过去未来都在我一念之间?”

    “就算你们两人联手又凭什么和我斗?”

    说罢,便看到楚齐光掌中的漩涡散出摧残星光,已经开始旋转了起来。

    被称为元始天尊的巨人一阵波动,一道无数人熟悉的意志已经降临到了巨人体内,来到了这片战场之上。

    “从你说出这些话来看,就说明你根本没明白什么是第三循环。”

    “改变历史的人不是你。”

    巨人舒展身体,再次引了未来几万年内的一系列星象变化。

    他的意念扫荡而来,出轻轻的叹息:“而是……我。”

    楚齐光闻言微微一愣,紧接着就感觉到手中的第三循环传来一股绝大阻力,竟然逐渐停滞,接着反向旋转了起来。

    感受到第三循环的时空,楚齐光的眼中寒光乍现。

    元始天尊的意念却再次横扫而来。

    “愚之环……的确是你传给太上的……”

    “但却是我帮你拿回来的。”

    楚齐光目光微微一凝,脑海中立刻闪现过去一切历史和记忆中的种种细节,特别是和愚之环有关的种种历史在这一瞬间如掌上观纹闪过他的识海。

    他迅速回忆起了自己在一处大夏墓葬之中,曾在九天老仙的指引下,借助元始天尊的力量来夺取愚之环。

    这本是他已经习以为常的一段记忆,但这一刻回忆起来却感知到了一种明显有历史修正的痕迹,特别记忆中借助元始天尊的力量,让他有了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除此之外还有为元始天尊修建神庙、在元始天尊的指引下干涉历史……

    这些事情此刻在他识海中串联了起来,让他立刻领悟了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对方引导。

    历史在被他修正以后,竟又被元始天尊也修正、覆盖了一次。

    “好手段,原本我还以为是我利用你来干涉历史。”

    “现在看来,是你在我之后……又第三次改变了历史?”

    感知着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幕幕,观测着元始天尊的状态,楚齐光立刻反应了过来,就好像他修正历史并覆盖了太上天尊的记忆一样。

    元始天尊恐怕也对他做了一样的事情。

    “但第三循环明明此刻都仍旧在我执掌之中,你是怎么做到的?”

    元始天尊淡淡道:“因为你根本没有理解第三循环到底是什么?”

    “你把他当成了和第一、第二循环一样的存在。”

    “就如同是盲人摸象,自以为掌握了真理,却不知道已经大错而特错……”

    伴随着元始天尊的这段话传出,一切戛然而止。

    ……

    从联邦搜寻星球到畸变帝国降临同联邦连番大战,接着天河道祖一人力压‘神明’和玉虚仙十二,然后妖圣暂停了时间,再接下来则是太上天尊破开了时间,抢夺宝石,接着楚齐光出现终结历史,最后元始天尊的降临中断了一切……

    大泰皇帝、不坏佛、李妖凤等人回忆着脑海中的那一段经历,但这一段经历的一切到了这里嘎然而止。

    所有记忆都停留在了元始天尊出现以后,而后面生了什么……不坏佛、李妖凤等人却一无所知。

    就像是一本小说断在了那里,后面的一切剧情都被生生打断,再也没有任何展。

    大泰皇帝猛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脑海中仍旧在不断闪过那一场场恢弘的战争,有些疑惑地说道:“这个记忆……为什么后面没了?”

    他抬起头来,将自己的思维从这段记忆中一点点拔出,回想着:“刚刚应该是楚齐光在改变过去未来,导致了我们的记忆不断变化、冲突……”

    “而那联邦、畸变帝国、虚道宫、太上天尊、元始天尊的连番出手,最后却戛然而止的记忆,应该是诸多变化中的一种……最为强烈的一种……”

    随着思维从记忆的影响力脱出,大泰皇帝渐渐理清了眼前到底生了什么。

    他抬起头来,便现原本随着过去未来不断变化而不断变化的场景、记忆已经全都停了下来,此刻的他们稳定地出现在了一片荒芜的大地上。

    “过去未来的变化似乎停了?”

    回想着最后楚齐光和元始天尊的对峙,他顿时吃了一惊,疑惑道:“莫非是胜负已分了?但为什么过去的种种历史变化,我都还记得?”

    不坏佛却说道:“恐怕没那么简单,若是胜负已分,我们又为何没有楚齐光得胜的记忆?又为何会出现在这片陌生的地方?恐怕是楚齐光和元始天尊、太上天尊交手的同时,已经无暇顾忌我们了。”

    李妖凤将目光看向了玄元道尊,作为在场道行最高的强者,他的判断显然会更有说服力。

    玄元道尊周身金芒绽放,道道气血波动以光速横扫天地,将周遭的天地万物都映照在了他的心头。

    忽然间,他眉头一皱道:“这里……似乎并非是已知宇宙的任何一处。”

    “不像是物质界,甚至感应不到虚空的存在。”

    “虽然我等在这方天地重获肉身,但却也失去了联系……”

    听到玄元道尊的这一番判断,在场诸人都是心中一惊。

    不只是玄元道尊感应不到自己位于大汉世界的本体,其他人在玄元道尊说话后也纷纷察觉到了这一点。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的意识被从大汉世界抓了出来,塞进了这个世界的肉体之中。

    就在这时,娇娇和乔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娇娇:“这里的确已经不是已知宇宙的环境,更不是诸天万界的任何一处。”

    乔智:“这里是第三循环的内部。”

    玄元道尊闻言一震,吃惊地感知着这一方天地,缓缓说道:“第三循环的内部?也就是说……和我们的世界一样?”

    玄元道尊看向了乔智和娇娇,问道:“莫非接下来的大战,对第三循环的争夺,就在这里进行?”

    不坏佛疑惑道:“要如何争夺?若这一方天地全都是第三循环的话,莫非要统治这里?”

    乔智摇了摇头,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说道:“嗯,之前两边的超时空战……让我想起来了很多东西,很多上辈子的事情……。”

    “我试着简单解释一下目前的情况吧,当然我的解释只是一种模糊的描述,真实的情况要复杂的多。”

    “通过‘循环’来修正历史,改变过去未来,并不是要事事亲力亲为,事无巨细地去进行改变,而是寻找某些关键节点,就好像是一个人站在悬崖上时的轻轻推他一把,就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只要找到关键点,也许一个动作,也许几句话,就能彻底改变历史。”

    “大汉世界作为第二循环,关键点便是在楚齐光身上。”

    “只要改变楚齐光,哪怕改变一点点,就能改变整个第二循环的运作,继而影响到第一循环。”

    “而第一循环的关键点则是太上……”

    玄元道尊说道:“改变楚齐光就能改变太上,改变第二循环就能改变第一循环?”

    不坏佛说道:“那第三循环也是一方天地,这方天地中也有一个关键人物,改变他就能改变第二循环和第一循环?”

    李妖凤若有所思道:“就像是齿轮一样,第三循环带动第二循环,然后带动第一循环,继而影响整个宇宙。”

    乔智点了点头说道:“这就是季无烦回滚计划的雏形,通过一个个不同的循环,由小及大,最终以一种可以承受的消耗来回滚整个宇宙。”

    “而此时此刻,双方的胜负便决定在第三循环之中,他们应该都在争夺各自对第三循环的影响力……”

    玄元道尊一边感知着方圆数百万公里的状况,一边说道:“那当务之急,还是先弄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个情形吧。”

    乔智说道:“你们这几具肉身是楚齐光在物质界宇宙培养多年,又花费许久才送来第三循环内,是他特意为你们准备的。”

    “这肉身有天演兽血脉,并不影响我们本身的境界,就是不知道这里受不受虚道宫的道区压制了……”

    接下来一行人开始在这方世界进行侦查。

    这一行人中不论是不坏佛、李妖凤还是大泰皇帝,都是在诸天万界中也算中少有的强者,而玄元道尊的境界更是在道祖之中也足以排上前列。

    几人各自施展手段,很快就现此地受到道区压制极强,他们的武功道术对于世界的干涉效果……几乎还不到大汉世界的三成。

    片刻间便收集到了大量关于眼前这片天地的情报并一同讨论了起来。

    “从温度、光照、空气等等环境状况来看,此地和中原相差无几,非常适合诞生智慧文明……”

    “但这方世界如今看来却是一片荒芜,几乎感知不到任何生命的存在,更不要说智慧、文明之类的迹象。”

    “倒是有一处方向,我以开天辟地剑的气血波动也难以详细查探,极是可疑。”

    “那就顺着这个方向看看吧。”

    片刻之后,众人来到一处平原上,远远便看到平原上到处是坑坑洼洼的大洞。

    但还不等他们弄清楚那些洞是什么,他们便遭到了攻击。

    黑色的光柱从天而降,如同一道道天罚般扫向诸人。

    “我来吧。”

    不坏佛冲天而起,双手结印,神通无生法忍骤然动。

    只见他此刻化为一尊顶天立地的魔佛,一声佛号涌出,天地似乎也震动起来,化为层层障壁挡在了他的面前。

    一旁的大泰皇帝说道:“这门佛门神通随着师兄的境界日益精进,还在众妙之门中不断得到完善、圆梦,如今已经越精妙绝伦……”

    但大泰皇帝话未说完,便看到黑色的光柱一接触到不坏佛的力量,便瞬间爆、膨胀,其威力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不断提升、叠加。

    不坏佛感受到此面色骤变,下一刻他所化的魔佛已经轰然破碎,层层叠叠的魔染躯壳骤然崩裂,紧接着就连象征着坚固、不可损毁的金刚躯壳也跟着粉碎崩塌……

    不止如此,方圆数十里都在瞬间化为一片焦土,整片大地都在光柱的爆炸下被蒸了十多米的深度。

    当诸人再次找到不坏佛时,对方身体残缺,只剩下了胸口以上的脑袋和右手。

    李妖凤说道:“这是什么招数?威力好惊人,我们在这里的道术威能连中原的三成都不到,这一招若是在刚刚的战场上打出来,恐怕整片星域都将化为齑粉……”

    不坏佛睁开眼眸,双眼之中的佛火一闪而逝,缓缓说道:“是……是劫力。”

    他略显艰难地转头看向远方:“元始天尊就在前面……”

    一旁的大泰皇帝说道:“是劫力?”

    看到其他人看过来,他解释道:“这些年我和师兄都潜伏在联邦中收集知识和情报。”

    “所谓劫力,乃是元始天尊所特有的一种力量。”

    “按照联邦的说法,劫力的威能无穷无尽,一旦爆出来便能无限度的增长,下至蜉蝣粟米、微观颗粒,上至宇宙生灭、万物流转,都在元始天尊的一念之间。”

    “不过这是联邦那些元始天尊信徒的说法,肯定不能全信。”

    “但有一点应该是没错的,就是元始天尊的劫力能够随着对手的不同而生变化,有着一种遇强越强的特性……”

    就在这时,黑色的劫力再次从天而降,这一次大泰皇帝主动上前,仅仅以肉身抵抗劫力。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李妖凤翻滚着飞了出去,只觉得五内俱焚,浑身上下一片剧痛,已经是身受重伤。

    不过下一刻,便看见玄元道尊指尖轻划,道道符咒闪烁着金光印在了他的身上,治愈着他的伤势。

    玄元道尊点了点头:“这一次这劫力的威能的确弱了太多。”

    “看样子遇强越强这一点是没错……”

    接下来诸人又试了几次,现这劫力不但遇强越强,而且总会强过对手一筹,若仅仅依靠肉身硬接也仍旧会被重创,最多不过三次就会被击杀。

    乔智说道:“这么看来,这也算是一种元始天尊的警告吧?给了你三次机会,再要乱来就打死了事了……”

    于是接下来诸人便一边前进,一边轮番抵挡劫力轰击,然后由玄元道尊进行治疗。

    还好想象中最坏的情况没有生,劫力的这一轮轮打击没有出现新的变化,似乎如果有人能硬顶着轰击前进,也不打算进一步阻拦。

    接下来的六个时辰中,诸人一路前进,在路上遇见了各种被元始天尊的劫力侵蚀以后,变得诡秘而扭曲的地带。

    有必须躺在地上才能继续前进,一站起来就会被遭到重力挤压的山丘,他们还在山丘内遭遇了各种躺着移动的奇异生命……

    还有充满各种呼唤的山林,一旦应答就会被夺走身上的某个东西,有时候只是毛,有时候却会是器官、记忆、知识甚至是境界……

    还有一切物质都无法直视,万事万物都化为混沌色彩的马赛克的诡异地带,试图观测便会逐渐失去理智,走向疯狂……

    诸人一路前进,一路上就能看到各种诡异的现象和生命,他们靠着各自的武功、道术、神通,好不容易通过了九层被元始天尊深度浸染的扭曲地带,终于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圆形广场之中。

    在广场的中央位置,便能看到一人正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在那人的正前方十米处,楚齐光正满脸阴沉地站在那里,静静盯着躺下的人。

    太上天尊则盘膝坐在那人身旁,右手托着腮帮子,看戏一样看着眼前这一幕。

    而看到这一幕的大泰皇帝喜道:“师尊……”

    但一旁的乔智连忙拦住了他,娇娇也摇头说道:“那不是我哥……”

    ‘楚齐光’转头扫了他们一眼,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他继续看向躺在地上的男子说道:“元始,太上,你们两个打算耍赖到什么时候?”

    太上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在你试着影响、控制第三循环的时候,这里已经被周白彻底改造,只剩他一人掌控,如今也只有他一人能在此地沟通虚空,他便是这里唯一的关键点。”

    “现在第一循环、第二循环、第三循环的关键人物都在这里,也就是说我们三人便足以决定已知宇宙的历史走向。”

    “既然如此,不如以后每一次历史修正,就由我们三人投票决定如何?”

    躺在地上的男子显然就是元始天尊,也是被太上称为周白的存在。

    他仍旧维持着躺下的动作,开口说道:“诸天万界不能让一家独大,任何人都不能独自决定整个已知宇宙的未来,这是物质界中所有强者的共识。”

    “投票……我也觉得没问题。”

    周白指着‘楚齐光’慢悠悠地说道:“但你……不配。”

    “让真正的楚齐光来和我们谈吧。”

    听到这番话,‘楚齐光’瞬间变了脸色,寒声说道:“不论武功、道术、境界,还是知识、才情、智慧,我都比那个家伙强大百倍千倍,你们要谈就和我谈,我就是真正的楚齐光……”

    周白听到这番话却是叹了口气,淡淡道:“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天河道祖为你打造了恒星之躯,铸造了仙道之基。”

    “楚齐光残留的记忆成就了意识,塑造了心神之根……”

    当初在虚道宫时,天河道祖为楚齐光所制造的恒星之躯乃是远超宇宙中大多数种族躯壳的强大肉身。

    这具肉身不论是身体强度、灵机运转还是记忆理解所需要的反应、处理能力都称得上是道祖之资。

    于是楚齐光在虚道宫脱离恒星之体后,他所留下来的躯壳并没有死亡,而是因为他留在这具躯壳大脑中的记忆形成了一个新的意识。

    这个意识有着楚齐光的记忆、楚齐光的经验、楚齐光的知识……他当然也自认为自己是楚齐光。

    那时的他只认为自己是和大汉世界断开了联系,被留在了虚道宫中,留在了这过去的历史之中。

    因为虚道宫大战的关系,他被当时的绝大部分道祖所敌视,于是在被诸位道祖联手擒拿之后,他被关押在了一处没有灵机、没有生命、几乎一片荒芜的世界。

    在这个荒芜世界中,他只能日夜神游天外虚空,试着突破境界、收集知识、招揽帮手为他脱困。

    可惜缺乏第二循环的辅助,也没有合适的仪轨,让他无法联系到某个确切的世界。

    大部分时间里,他只能漫无目的地在虚空中游荡,试着吸收虚空中四处散逸的那些扭曲而黑暗的信息。

    日复一日的时间流逝。

    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数百年还是数千年。

    宇宙中的孤独、扭曲和黑暗折磨着他的心神,不断削弱着他的理智,让他的精神状态越失常。

    为了维持自己的精神不走向崩溃,为了不再让脑海中浮现出那越来越多的扭曲之声,也为了找到逃离这荒芜世界的方法。

    他用着作为人类的残存理智,尽力挥了恒星之体和二十五正法的威能,用气血来温暖整个世界,用知识来照亮大地,试着创造出一个将他与虚空中那些癫狂和畸变隔绝起来的世界。

    在他的气血和知识的催化之下,这个世界渐渐开始有了生命,有了智慧,有了天演兽血脉,有了人类……并形成了文明。

    而在漫长的岁月中,为了保持自身的理智,他不断放慢自己思考的速度,进入了一种半沉睡的状态。

    当第一个国家在这片荒芜世界诞生时,他已经化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燃烧在天空之中。

    他的知识和气血化为光与热,照亮了整个世界。

    这个原本一片荒芜的世界在他的滋养下,竟逐渐蓬勃展了起来。

    其中的一些聪明人能从太阳的光和热中获取力量和知识,他们以天空中的太阳为信仰,自称为神之子,开始统治整个世界。

    但太阳并非永远那么平静祥和,每当他的精神出现波动时,魔染便随着光和热悄然来到大地。

    一些神之子在魔染的侵蚀中畸变,成为了没有理智的扭曲魔物,不断吞食人类、猎杀视线中的一切生命,在大地上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他们仍旧信仰着太阳,甚至主动追寻着阳光中时不时散漏的魔染,并认为其中蕴含的混乱、杀戮和吞噬才是太阳所喜欢,是神灵降下的旨意。

    为了捕杀这些怪物,神之子们结成了联盟,掀起了第一次世界战争。

    大战使得整个世界支离破碎,无数国家化为了废墟,神之子们伤亡惨重,但终究击杀了所有的魔物。

    而被称为神王帝君的男人成为了最强的神之子,在战后统治了大半个荒芜世界,并对整个世界展开了征服。

    于是在第一次世界战争结束之后,又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战再次展开。

    帝君的实力虽然在当时的神之子中堪称最强,却也无法彻底击败其他国度所有的神之子们。

    于是在不断地战争中,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为了击败团结起来的敌国们,帝君钻研出了禁忌的仪轨,妄图吞噬更多太阳的力量。

    帝君成功了,却也失败了。

    他获得了太阳的力量,统治了整个世界。

    但在他的妻子、子女、臣子们看来,真正的帝君已经死了。

    在禁忌的仪轨之后,在帝君的双眼时不时爆出太阳般的光辉,他的体内是一个陌生而扭曲的灵魂。

    他残酷地镇压有功之臣,残杀敌国百姓,不断向太阳进行邪恶的献祭。

    通过滋养万物,然后再以整个世界的生命为柴薪,‘他’渐渐走上了一条过去的楚齐光所没有选择的道路。

    “我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我……”

    “不如滋养万物,以噬己身……”

    在像是不断进行自我吞噬的轮回中,他在一片荒芜的世界中开辟出了一个扭曲的文明,并以文明中无数个体的智慧、生命为养分,获取了境界上的提升。

    在无限度地自我吞噬中,他那扭曲和疯狂的思维真正突破了荒芜世界的封印,以虚渊为起点朝着整个宇宙游荡而去。

    他以太阳的形态降临诸天万界,点亮了一颗颗星球上的文明火种。

    当火种燃烧的足够旺盛以后,便会化为他所需要的柴薪,灵魂、血肉、知识都是他最喜欢的养分,能够缓解他那永无止境的躁动和疯狂。

    而信仰他的信徒们,甚至愿意动仪轨,抛弃肉身,将意识、元神、灵魂都齐齐投来,助长他的燃烧。

    在他的信仰中,飞升天外投入他的怀抱,与他一同熊熊燃烧直至永恒,便是信徒们最为向往的归宿。

    类似的信仰在宇宙中传播,造就了许多伪飞升的案例。

    “吾名为九天之阳,自噬之日,诸天万界群星之,养万物以噬己身……”

    而此时此刻,周白冷冷看着‘他’,继续说道:“九天老仙,你不过只是一个伪物而已,只不过因缘际会下得到了楚齐光的记忆,又恰逢其会完成了修正历史的使命。”

    “所以我才忍耐你躲在暗中搅动风云,串联虚道宫那些残留的道祖,你今天也才有站在这里的资格。”

    周白竖起了三根手指:“但未来能决定诸天万界命运的位置,只有三个。”

    “其中没有你。”

    有着楚齐光的模样,却被周白称之为九天老仙的存在闻言低沉地笑了起来。

    原本肃穆、阴沉的脸庞,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扭曲而疯狂。

    他的双眼之中似乎有无数邪恶的火焰在燃烧。

    他的体内不断传出无数智慧生命被焚烧时的嚎叫。

    “是我……成就了楚齐光。”

    “没有我对历史的修正,没有在过去的积累,没有在诸天万界中一步步的经营和算计……又怎么有楚齐光的今天?”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丝邪异的笑容:“我早就已经超越了楚齐光,这里凭什么没有我的位置?”

    周白似乎已经懒得理会他,抬了抬手说道:“交给你了,太上。”

    太上天尊的身形缓缓漂浮、直立了起来,周身道道魔光凝聚流转,如同天道光辉般撒向整片天地。

    而光是目睹这道道仙光,竟然都让李妖凤、不坏佛等人有一种醍醐灌顶,境界松动之感。

    九天老仙冷冷看着周白:“太上不过我手下败将,我看还是你直接出手吧。”

    周白笑道:“九天,你先前能赢太上,只不过是凭借第三循环的力量而已。”

    “若是比拼本身的道行……你!差!远!了!”

    九天老仙怒哼一声,只见他周身恒星光辉暴涨,无数到星芒夹杂着扭曲的灵魂和知识,明明释放出无穷的光和热,却夹杂着一种极致的癫狂和阴寒。

    原本的人形更是瞬间解体,直接化为了一团不断膨胀、爆炸,散出无限哀嚎的黄色太阳。

    远处的李妖凤、不坏佛、大泰皇帝等人被九天老仙散出来的阳光笼罩,竟然都有一种元神隐隐约约要被吸引得脱体而出,投向黄色太阳来焚烧自我的冲动。

    甚至连他们脑海中的记忆、知识竟然都随着九天老仙的阳光照射,有了被吞噬、遗忘的迹象。

    就在这时,却听一声长笑如同打破了时空的限制。

    原本熊熊燃烧,好似要无限爆炸、膨胀的黄色太阳骤然凝固在了半空之中,那超脱现实的自噬之焰宛若洒在画布上的油画一般,就这么静静地停滞下来。

    紧接着一只漫天彻地的大手携带着盖世无双的伟力,从天而降按在了静止的黄色太阳上。

    下一刻九天老仙所化的太阳已经被太上天尊轻轻捏在手中,原本凝固的黄火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却被太上天尊死死压制,竟不能蔓延出他手掌分毫。

    九天老仙的厉喝声中带着丝丝不可思议:“时间静止?”

    “你没有现在石也已经可以做到这一步了?”

    太上天尊淡淡道:“周白说的不错,若不是得了第三循环之助,能够修正过去,你区区一个伪物也配和我斗?”

    九天老仙所化的黄色太阳内部,一个巨大的空洞轰然浮现,紫色的火焰化为一道圆环,他试着以愚之环的力量来反噬太上天尊。

    眼看着太上天尊的胸口同样爆出愚之环的力量,却在出现的瞬间就陷入了停滞之中。

    九天老仙看到这一幕,心神又是一震:“你竟然可以停滞愚之环的时间?”

    同时他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太上天尊之前没有这么做,显然是担心自己破解了他的道术之后,立刻又被他利用第三循环修正历史来反破解。

    而现在第三循环的控制权被楚齐光夺走,太上天尊便也再无顾忌地施展出种种手段。

    “区区停滞时间,我早就学会了。”

    “至于你在愚之环内留下的后手,我正好也破解了……”

    说话间那黄色太阳中的愚之环轰然崩裂,而刚刚被夺去的‘现在刹那石’从中飞射而出,已经瞬间落入太上天尊的元神之中,与他彻底融为一体。

    但就在太上天尊镇压黄色太阳的同时,另一只手轻轻缓缓按在了他的手腕上。

    “太上……”

    太上天尊的意念猛地扫过方圆万里,满是杀意:“妖圣?”

    被称为妖圣的男人跟着黄色太阳一同缓缓消失,如同一抹幻影般消散在天地之间:“差不多了,到此为止吧。”

    太上天尊却继续动手:“你也留下吧。”

    “唉……”妖圣叹息一声:“你莫非以为自己真的已经可以与我并驾齐驱?”

    “你们的所作所为,仍旧在季师的算计之中。”

    “所谓的突破、布局、修正……也不过是顺应了太初道宫所定之计而已……”

    看着消失的妖圣和九天老仙,太上天尊正要追赶,却现自己元神扫荡天地八荒,竟然也丝毫找不出对方的踪迹。

    一旁原本一直躺着的周白在这一刻终于坐直了身体,神情凝重道:“他怎么能突破我的监控?”

    只见周白背后道道虚空裂隙展开,整个人似乎已经与眼前的世界合为了一体。

    但是意志扫荡之处,却仍旧找不到妖圣的丝毫痕迹。

    周白目光一凝,双眼之中似乎有黑色的深邃漩涡在剧烈流转。

    时间再次回到了九天老仙和太上天尊正面大战的那一刻,但似乎除了周白之外就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了这一点。

    就在妖圣即将出现,接走九天老仙的时候,这一次周白也出手了。

    只见他站起来的同时,天地为之倒转,整片大地似乎都紧贴着他的背部,随着他的站立而翻转起来。

    紧接着他眼中的深邃漩涡一正一反同时激烈旋转,九大劫力便凭空而生,朝着妖圣即将出现的位置绞杀而去。

    但就如同提前预知到了周白的预知,妖圣这一次却是改变了降临的位置,在周白和太上的夹攻之下,躲开了层层叠叠几乎毫无破绽的攻势,再一次接走了九天老仙。

    妖圣轻笑道:“周白,你可以再试一试……”

    周白目光一凝,时间再次回到妖圣出现的前一刻,这次随着他一指点出:“借你未来一用。”

    只见九天老仙身上一道道青色气运被他强行抽取了过来,他的未来命运似乎在这一刻被楚齐光彻底定死。

    “但无论再试多少次都一样。”

    可妖圣却无视了这些,又一次出现并接走了九天老仙。

    “你们已经输了,却连自己输在哪里都不知道。”

    九天老仙这一刻漂浮在妖圣掌中,黄色的太阳中爆出一阵阵癫狂笑声:“元始、太上,你们不是胜券在握吗?不是觉得我不配和你们并肩而立吗?”

    “那现在呢?”

    “整个第三循环是我带领虚道宫和太初道宫的一起打造的。”

    “我和季无烦的谋划,远远不是你们所能预料的,看着你们费尽心机、机关算尽,最后却一败涂地的样子,真是有趣啊……”

    周白冷哼一声,接下来又连续几次修正历史,甚至改天换地间,将九大劫力覆盖世间,将第三循环的世界改造成各种奇诡领域,却现始终无法抓住妖圣,截住九天老仙。

    ‘怎么回事?照道理来说,我已经彻底掌控第三循环,能够随时重启循环,修正历史……’

    ‘但为什么妖圣能察觉到历史的修正,甚至能先我一步,察觉到我接下来的动作……’

    一旁的太上天尊也逐渐洞察到了时空的剧烈变化,再次抓住九天老仙所化的黄色太阳,却被妖圣劫走之后,他转过头看向了周白:“出何事了?”

    这一次周白没有急着重启循环,而是一边思考一边观察起了眼前的第三循环。

    “季无烦……他把我们关在这里了。”

    太上天尊这一刻也现自己无法脱离眼前这片天地,他目光阴寒道:“我们上当了?季无烦故意引我们进来,然后将我们关在这里?”

    周白心中越疑惑起来:“我明明已经可以自由重启循环,掌握了这个世界,但为什么……为什么季无烦和妖圣他们可以将我们困在这里?我对历史的修正又为什么没能对妖圣起效?”

    他的意志在第三循环中不断扫荡,带着足以搅动世界的威压滚滚而去,但却始终未能现任何妖圣、季无烦又或者其他目标的存在。

    而看到这一幕的李妖凤等人虽然有些弄不明白局势变化,却也感觉到元始天尊、太上天尊似乎遇到了不利的情形。

    李妖凤突然心中一惊,低声说道:“说起来,按照我们最初看到的历史……第三循环所在的星球先后被畸变敌国和联邦占领。”

    “但最终的最终,仍旧是被太初道宫所统治的……”

    乔智、娇娇等人听到李妖凤的判断,心中也跟着担忧了起来,特别是直到此刻楚齐光都仍旧没有出现,让他们对眼前的局势感觉到越茫然。

    乔智说道:“娇娇,你能联系到楚齐光吗?”

    娇娇摇头:“不行啊,别说找到我哥了,现在连大汉世界那里我们都联系不上。”

    李妖凤疑惑道:“周白将我们送来到底是有什么目的?这种等级的争斗,我们已经插不上手了……”

    就在这时,娇娇突然转过头来,看向了那一具魔树化身。

    那是楚齐光在过去种下,后来由交给不坏佛等人携带的人形魔树。

    原本不坏佛等人都以为这具人形魔树在接下来的大战中会有什么大用场。

    但是连番大战之下,这魔树化身却是悄无声息,几乎失去了所有存在感,就连玄元道尊也下意识忽略了他的存在。

    而此时此刻,不只是娇娇被魔树化身吸引了注意力,接下来乔智、李妖凤、不坏佛、玄元道尊等人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一刻的魔树化身突然泛起了无比强烈的存在感,就连周白和太上也都忍不住地看了过来。

    周白哼了一声,说道:“你终于舍得登场了?”

    一股无比深邃、无比浩瀚的意志在魔树化身苏醒了过来。

    楚齐光的声音也终于随着出现:“没办法,这里是季无烦精心为我们打造的牢笼,我若是大摇大摆进来的话,会扰乱布局。”

    周白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已经控制了第三循环内的一切,成为了这里唯一的关键点,却仍旧无法干涉妖圣的行动?”

    楚齐光解释道:“你并没有真正掌握循环的重启,只是在不断进入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周白疑惑道:“什么意思?有区别吗?”

    楚齐光摊开手掌,便看到从1到9,一共9个数字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开始九个数字是从大到小按照顺序排列,但是随着楚齐光手指轻轻搅动了一下,九个数字开始不断随机排列。

    经过不知道多少万次的随机排列之后,终于又停了下来,再次变成了从1到9的顺序。

    楚齐光说道:“明白了吗?”

    周白无语道:“明白个屁啊……”

    太上天尊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庞加莱回归吧?”

    周白愣了愣:“庞……庞什么?”

    太上天尊淡淡扫了他一眼:“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真的应该多学习学习,而不是只知道自悟。

    我为了让你能快速理解,用的可是你们地球的称呼,这在虚道宫应该叫做原初轮回,是一个可以在罗天界内印证的东西。”

    他接着解释道:“简单来说……还是用你们地球的说法吧,如果在一个密闭空间内,有一个颗粒在不断运动,那么终有一天他会回到自己的初始位置。”

    “颗粒如果增加到两颗,结果同样如此,终有一天他们会有那么一瞬间回到自己曾经的位置。”

    “颗粒数不断增加,结果也仍旧如此,只不过回归初始状态所需要的时间越来越长。”

    “也就是说有限数量的颗粒在一个密闭空间内不断运动,终有一天会恢复到初始状态。”

    “就好像楚齐光刚刚展示的那一组数字一样,这些数字的排序也许会被越打越乱,但最终还是会有那么一刻回到最初的顺序。”

    “而第三循环的世界由许许多多的微粒组成,这些微粒虽然多,但显然也是有限的,具体的数字你稍微花点心思应该就能算出来。”

    “所以只要时间不断继续下去,终有一天第三循环的世界会回归到曾经的状态,只是其中需要的时间很长……”

    “但这就是一种轮回,早在数万年前就被太虚道祖在罗天界的小世界中所验证,小世界如果处于一种封闭状态,那么其中生过的一切迟早会再生一遍,只不过已知宇宙有没有这种轮回目前尚未可知……”

    “不过被你把这个世界改造了一遍,如今只剩下你一人掌控,整个世界变得简单了太多,这个时长恐怕也大大降低了。”

    “我想楚齐光所说的轮回,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太上天尊捏了捏下巴说道:“你没有真正修正历史,而是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中不断轮回……”

    周白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你是说季无烦用轮回蒙骗了我们,让我们误以为是在重启循环,其实只是让我们在第三循环的时间线上跳跃,继而把我们引入后困死在这轮回之中。”

    他转头看向了楚齐光:“你既然留了后手,显然是想定了办法?”

    所有人这一刻都看向了楚齐光,特别是娇娇、乔智和玄元道尊等人,似乎楚齐光的出现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针,一出现能够稳定人心,哪怕面对眼前的绝境也不会感觉到绝望。

    楚齐光说道:“不是我,是我们三个一起定下来的办法,只是你们已经不记得了而已。”

    说话间楚齐光这具魔树化身的存在感已经越来越强,让在场诸人几乎都已经无法将自己的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

    只见楚齐光一步步踏出,朝着天空中行去,口中缓缓念道:“季无烦,是时候了结我们未完的这一战了。”

    季无烦并没有回应楚齐光的邀战,只有九天老仙的狂笑声回荡在天地之间:“事到如今,你们三个便如那冢中枯骨,眼前已是必败之局面,还凭什么和我们斗?”

    只见楚齐光双臂一展,背后众妙之门已经轰然大开。

    楚齐光的意念携带着滚滚雷音,在这一刻横扫诸天,甚至隐隐约约超脱了第三循环的限制,朝着诸天万界散逸而去。

    一些世界的土著、文明甚至因为接受到这信息的存在,或是生了魔染爆的灾害,或是文明方向突变、跳跃,耗费了一代代智慧生灵数十年数百年的光阴来研究其中蕴含的隐秘……

    楚齐光的话语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感叹:

    “季无烦,你我之间的争斗若是按照宇宙正史来算,以虚道宫之战为始,又先后落子在皇天牧场、联邦地球、畸变帝国、第二循环……直至如今的第三循环之争。”

    “你我这一战绵延万载,波及诸天,无数次的历史修正更是将已知宇宙搅得面目全非,危及了亿兆智慧生灵了……”

    “今时今日也是时候做出一个了断了。”

    说话间,无数玄妙至理、巅峰的武功、道术、神通、各种不同文明的稀有知识……在这一刻都像是宇宙大爆炸般从众妙之门中崩散了出来。

    整片天地似乎都在这一刻化为了知识的海洋,无数光是看上一眼,就足以让整个文明走向疯狂的知识在天地间流淌。

    娇娇、乔智等人正要震惊后撤,却见楚齐光一指点出,他们已经被金刚护体和一道道无始无明惑环绕保护了起来。

    九天老仙一阵冷笑:“楚齐光,你还没明白你为什么会输吗?”

    只见整个天地间被黄色疯狂火光照耀,入目所见的一切事务都逐渐被这疯狂的恒星火焰所吞没,无数凄烈、扭曲、痛苦的嘶吼声在火焰中游荡。

    如果说之前的九天老仙像是一颗太阳般在天空中升起的话,那么此刻得了妖圣之助后的他,则像是一颗恒星吞没地球一样就要吞没整个世界。

    “我等的境界,以诸天万界为棋局,以过去未来为画卷,一子落下便是翻天覆地,亿万文明之存亡皆操之于一念之间。”

    “为了攀登那更高峰……哪怕牺牲这已知宇宙中的过半生灵也在所不惜,没有这样的大魄力、大勇气,凭什么布局诸天?落子万界?”

    九天老仙的声音像是从九天之外的世界遥遥传来:“你到了现在还在想着那些凡人的生死存亡,就凭这一点你就远远不如我和季无烦。”

    楚齐光双臂之上一道道黑雾涌出,宇宙苍生的烦恼和愿望化为无始无明惑和愿虚触的力量庇护着他。

    大开的众妙之门内,一尊无限高无限宽的大佛双手合十,双目开阖之间似乎有无穷未来光影流转。

    与此同时,楚齐光身上的存在感继续急剧提升,就连周白、太上这一刻都忍不住地注视向他,几乎难以挪动自己的视线。

    甚至不只是第三循环,诸天万界的许多世界中,都开始有一些顶尖强者突然感受到自己的目光竟然一下子跨越难以测算的距离,看到了第三循环中的楚齐光。

    “这人是谁?他在那里?”

    “为什么我突然能看到他?”

    “他是楚齐光?!还有元始天尊、太上天尊,到底生什么事情了?”

    这一下波及全宇宙的引人注目,一下子又引了轩然大波。

    但战场上的众人都没精力管这些了。

    九天老仙冷冷看着这一幕,狂笑道:“这就是你的底牌?”

    楚齐光一字字道:“九天,不论是你,我,还是周白,太上,又或者季无烦。”

    “我们能够攀登至此刻的绝顶,所需要的代价绝不只有我们自己所付出的那些努力,更是将境界攀升所需的代价大量转移给了诸天万界的兆亿生灵。”

    “你蔑视凡人,自噬己身,虽得一时之利,却已是自断根基……”

    只见楚齐光一步步踏出,他身上的存在感越激荡起来,这一刻不只是各大文明的顶尖强者,甚至连许许多多的平凡生命都跨越重重时空阻隔,看到了楚齐光的身影。

    这一刻的楚齐光,逐渐出现在了全宇宙所有人的目光之中。

    这一刻他们不论是和楚齐光之间远隔多少光年、多少世界,几乎都看到了同一个大小的楚齐光,就好像楚齐光站在了所有人的身前。

    看着这一幕的乔智心中突然涌起一丝疑惑:“这种感觉……怎么像是楚齐光病了?偏偏这个时候?”

    一颗矿产星球的飞船上,无数炮管、枪口对准了前方,一人看着眼前的楚齐光惊叫道:“你是谁?”

    一颗畸变星球的血池中,无数畸变体朝着突然看到的楚齐光方向进行攻击,却像是看到一个永远追不上的幻影一样,无论畸变体们如何激烈冲刺、攻杀,似乎都永远触及不到楚齐光。

    仙道星球上,无数凡人大呼小叫着走上街头,有人向楚齐光的身影顶礼膜拜以之为神,又有人则求神拜佛,想要祛除这突然出现的鬼影。

    同样察觉到这场波及整个已知宇宙的巨大动静,九天老仙疯颠颠地说道:“以愿为凭,缠绕己身,借力突破……这种在万众瞩目中突破境界,既可以在修正的历史中进一步提升实力,又能够汇聚人心,加快修道资粮的收割。”

    “这门奇术就和我布下的愚之环一样,也是你修正历史时布置在自己身上的吧?”

    “楚齐光,不要忘了你的记忆都在我的脑袋里……你会的武功道术,所掌握的所有神通奇术,我都早已经学会,还比你多参悟了成千上万年。”

    “你以为你有什么手段能瞒过我吗?你将这门奇术伪装成了自己的病症,就以为我看不出来了?”

    “你会的我都会,你想要借力突破,我也可以顺势而为,你拿什么和我争?”

    ------题外话------

    抱歉各位,之前就已经诸事缠身。家里人正好又生病,四只猫的猫粮也出了问题,这段时间,留给写小说的心力和时间实在不多

    不过最近情况好了些,今天先更两万,明天开始我尽力恢复日更,希望疫情早日结束。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旧日之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