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6080j.co!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大明1630》最新章节。

车子里出轻轻的衣服摩擦声,随即帘幕被掀开了一些,露出一位俊秀少年来,正是崇祯的嫡长子朱慈烺,他看了看侯恂,笑道:“侯先生一路上辛苦了!”

“不敢,这些都是微臣的本分!”侯恂赶忙应道。

“先生是忠臣,我是知道的!”朱慈烺点了点头:“且唤骆大人来!”

侯恂一愣,赶忙应道,朱慈烺口中的骆大人便是当时的锦衣卫都指挥使,由于刘成破边之后,自取天津,不断截断了漕运,京师以南也多有游骑出没。以朱慈烺太子之尊,若是正常情况下出京必然是仪仗车马绵延数里,人马数千,可若是这样只怕还没出京师百里就会被游骑现。因此他这次南下身边只有两名太监、乳母、还有两名宫女,由骆养性带领五十名锦衣卫护送,化装成南下逃难的普通商旅。崇祯这么安排显然是有其特殊的用意的:万一京师被攻陷,那侯恂就是未来的外庭之领,而骆养性则是未来统领锦衣亲军,护卫新帝之人。

“臣拜见太子殿下!”骆养性敛衽向车厢里的朱慈烺拜了一拜,由于还没有脱离险境,所以其礼节实际上都简化了。

“骆大人免礼!”帘幕内传出朱慈烺还有些稚嫩的声音,随即帘幕被挑开,伸出一只明黄色的绸缎口袋来:“这里面有一些金瓜子,本是过去父皇赏赐给我的,一路上将士们护卫辛苦了,你便代我分赏给他们吧!”

“多谢殿下!”骆养性赶忙接过口袋,跪下磕了个头,起身倒退了几步方才转身。侯方域在一旁听到清楚,低声道:“果然是天家子弟,虽不过冲龄,已有人主之像!”

“嗯!”侯恂点了点头:“二祖列宗有灵,降圣主于今日,我大明必有中兴之日!”

侯恂一行人进了城,便径直往知府衙门而去,通报了自己的身份之后知府赶忙大开正门迎接。宾主见罢了礼后,那知府问道:“老先生,刘贼倡乱,南北消息隔绝,我从难逃商旅口中听说乱军已经围攻神京,炮击九门,形势危殆,不知是真是假?”

“有真也有假!”侯恂低声道:“刘贼乃饥疲之军,破边之后便挥师南下,先取通州、天津,取漕仓之资粮饷军,朝廷已经出诏书,令关宁、宣大二军东西夹击刘贼。然其士卒皆百战之余,兼有东虏余众,实在不可小视。因此圣上令我携太子南下,于南京为储君以为万一之备!”

“南京?”知府听到这里不禁愕然:“这不是自投罗网?老先生难道不知道南京亦已陷入刘贼之手?”

“啊?”侯恂大吃了一惊:“有这等事?是何时生的?我怎得一点都不知道?”

“正是中秋佳节,算来与天津陷落相差不过四五日!”知府苦笑道:“那扬州巡抚徐鹤城乃是刘贼的党羽,那天夜里他以赏月为名,将留都的官员尽数邀请到秦淮河畔赏月,不费吹灰之力便下了南京,还截断漕运。”

“这,那这么多日子,南方各省守军竟然就坐视留都陷落?”侯恂大怒道。

“老先生,你也知道本朝精兵皆在九边,内地本就空虚,东南就更不用说了。那徐贼麾下本就有数千精兵,又拒守石头城,各省督抚能自保就不错了,哪里还能讨贼!”

侯恂听知府这般说,不由得目瞪口呆,半响之后方才叹道:“我大明何辜,刚刚平了流贼和东虏,又生出刘成旷古未有的逆贼来!”

“老先生!”知府低声道:“既然南京不能去了,就得为太子准备一个落脚的地方。再说留都陷落后,南方各省群龙无,须得一个能够统领各省的人出来,老先生责无旁贷呀!”

“知府大人说的是!”侯恂点了点头,正如那知府所说的,拜大明高度中央集权的政治结构所赐,刘成挥师南下,隔绝南北之后,处于北京的中央政府实际上已经无法有效指挥南方各省的行动。本来在这种情况下位于留都南京的那个备份政府就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却不想也被徐鹤城来了个连锅端,这样一来实际上帝国的南方和中原地区实际上已经处于一种“脑死亡“的状态。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温体仁提出的派太子出京的建议却起到了预料不到的效果——有了太子这杆大旗,侯恂就能迅建立起一个新机构来指挥各省勤王。

“知府大人,您觉得应当选择何处呢?”

“在下倒是觉得开封不错,先开封城郭完整,有守备之具,太祖曾经监督于此,户口十余万,有资财以赡军,河渠汇集,交通便捷,利于调动各省之兵力,无论是北上勤王还是南下恢复留都都非常方便!”

“嗯,好,好!”侯恂点了点头,露出满意的神色,知府其实还有一个没有说出来的理由,侯恂的故乡是商丘,与开封比邻,实际上开封也可以说是他的故乡了,以这个地方为行在,便有了地利,加上大义名分,又有何人能与他争锋呢?

郭原里。

“大人!”赵文德走到正在伏案疾书的刘成旁,低声道:“时候已经不早了,大人要不交代给属下,先去休息吧!”

“哦!就快写完了!”刘成头也不抬的将最后几行写完,放下手中的羽毛笔,甩了甩酸的手腕:“明天就让人把这封信送到曹文诏手上去吧,没办法,这种信还是我自己亲笔写比较好!后天就要开战了,最后再试一次!”

“还是劝降信?”赵文德闻言一愣,旋即低声道:“请恕在下直言,曹文诏虽然号称良将,但今日之势亦非人力可以挽回,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大人也已经给他写过书信,剖明利害了,他既然要当大明天子的忠臣,大人您成全了他便是,最多厚葬了他也是一桩美事!”

try{ggauto();} catch(ex){}

“我岂不知道大局已定?”刘成笑道:“即便是曹文诏他在这里打赢了我,赏不过千金,官不过左都督,爵不过候。可若是我这边打赢了,麾下众将个个都是开国功臣,少说也是七八代的富贵,就凭这个他那边就输定了。我只是不想他这等好汉子死在这里!”

“哦?”赵文德何等机灵,立刻就听出刘成话里有话,问道:“莫非大人平定天下之后还要对外用兵?”

“天下?哈哈哈!”刘成突然笑了起来:“赵先生,你莫非以为大明便是天下了?”

“自然不是,还有辽东、大漠南北、西域!”

“何止这些!”刘成笑着摇了摇头:“若说天下之地为十,大明连一分都没有,便自称天下也太过狂妄了。而我现在连一分都没取下来,世间豪杰与我来说便是最珍贵之物,又岂能让其白白死在这种地方?为了这些,写几个字又算的什么?”

“臣下明白了,那大人为何不修书与那卢象升,劝降于他呢?”

刘成微微一笑,却不说话,只是将那张信递给赵文德,赵文德只得接过退下。看着部下的背影,刘成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其实他屡次招降曹文诏却不招降权力官位都在其上的卢象升的原因很简单——卢象升是进士出身,属于封建士大夫阶层,是刘成下一步打算摧毁的敌人。如果刘成只是改朝换代当皇帝的话,拿下北京城后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祭孔和开科取士,承认士大夫阶层的既得利益,所谓科举制度实际上就是一个政治契约——皇帝承认士大夫阶层的政治和经济利益,而士大夫阶层承认皇权的神圣性,两者各取所需。

但可惜的是刘成不能这么做,同样是对农民敲骨吸髓的压榨,士大夫们把压榨来的财富变成园林、器皿、古玩、字画、扬州瘦马还有地窖里的无数银锭;而资本家则将其变成工厂、海船、大炮还有军队。后者可以把失地的农民变成工人,创造千百倍的财富,而前者只是让财富不断沉淀下来,沦为某种辉煌的活化石。在这个问题上,刘成与其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说蒙古人和女真人还可以作为雇佣兵在刘成未来蓝图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士大夫阶层作为一个整体却已经被宣判了死刑——原因非常简单,自古以来给中原的大皇帝当雇佣兵都是边疆野蛮人的正当职业,在刘成的蓝图里只是变成了给资本家当雇佣兵;但明末士大夫们却没法生活在一个没有科举制度的国家里,他们存在本身就依赖于这个制度,而刘成却不可能签订那条政治契约——因为未来是属于资本的。

夜色已深,士兵们围拢在篝火旁,说着闲话。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兴奋和紧张——明天早上就是决定命运的时刻了。对于胜利已经没有什么疑问了——炮台在中午就已经建好,炮声就一直都没有停,眼力好的士兵甚至可以看到炮击的效果——敌人营盘上空不时升起的火光。明军的火炮也在还击,可是无论是射程和威力都无法与炮台上的十八磅炮相比,绝大多数炮弹甚至都没有碰到炮台的外壁。

营地里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刘成身着一件旧呢绒袍子,头戴皮帽,打扮的好像一个普通的骑兵军官,在亲兵护卫的簇拥下巡视军营。他的神态十分轻松,不时停下脚步,叫出火堆旁某个士兵的名字,向其说几句话,或是夸奖、或是讥讽、或是提醒。他的记忆力很出色,只需要一两次就能够记住别人的名字。被叫到名字的士兵们都兴奋不已,而周围的同伴都用艳羡的目光看着这些幸运儿。随着刘成的穿行,越来越多的士兵站起身来,密集的人们形成了一条长巷。无论是汉人、蒙古人、女真人、日本人、乞列迷人、哈萨克人以及来自各个民族的战士们,都在用激动的目光看着他们的领。

这时,一个蒙古人走出行列,单手抚胸向刘成鞠了一躬,道:“济农大人,您还记得我吗?”

“当然!”刘成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笑道:“你是叫哈桑吧?跟着敏敏过来跟随我的,在银川城下是你当先冲破了敌阵,还夺下来林丹汗的营帐!”说到这里,刘成将对方拉了过来,拥抱了一下:“你现在过得还好吧!”

“好,非常好,我已经是千夫长了,我的大儿子在您的怯薛队里!”哈桑的眼睛流出了激动的泪水,他挣开刘成的臂膀吗,转身从行列里拉出一个壮实的年轻人来:“济农大人,这是我的第二个儿子,也在您的旗下!”

“年轻的鹰,让我来好好看看你!”刘成将那个有些窘迫不安的青年拉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对哈桑笑道:“哈桑,你儿子长得比你漂亮多了!”

“都是托您的福气!”哈桑笑道:“没有跟随您之前我时常忍饥挨饿,而他现在却能穿着呢绒,吃着羊肉。”说到这里,他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能看着子孙富贵尊荣,我做父亲的还有什么可以牵挂的呢?济农大人,明天即便是死在阵上,也要为您扫除敌人!万岁!万岁!刘成大汗!”

哈桑的话仿佛是一个信号,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随即欢呼声就好像爆的火山,一下子喷出来,士兵们从篝火中抽出燃烧的树枝,一边高声欢呼,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火把,欢呼声与火光交汇一起,成为了一股不可阻挡的洪流。

明军营盘。

与刘成一样,身为明军统帅的卢象升在也还没有睡,久经战阵的他唯恐敌人夜袭,也在巡视夜里的岗哨。战争和忧虑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从外表看上去他更忧郁也更严峻了。

“你听!”卢象升突然停住脚步,向敌营的方向侧耳:“刘贼营盘那边好像是有动静!”8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大明163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