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6080j.co!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大明1630》最新章节。

说话间那亲兵头目已经和几名部下将左良玉从那匹白马下来,换上一匹灰色母马,又将一块盾牌背在左良玉背上,便领着数十骑簇拥着左良玉往西逃去。四周包围的骑士见了,纷纷高呼:“敌将突围了!”有的策马来追,有的张弓放箭,一时间箭矢如雨点般落下,两侧的亲兵纷纷举起盾牌遮挡,但还是不断有人中箭落马,剩下的亲兵知道自己家人的安康系于左良玉一人,纷纷向追兵射箭和施放火器,掩护左良玉逃走,两边都死伤惨重。

左良玉在众人的簇拥掩护下,将身体伏在马背上,只听到箭矢不断从头顶上飞来飞去,心中已经是懊悔万分,为何要与曹文诏争这个先锋之外,落得个这种下场。这刘成兵力如此强盛,自己先前的谋划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一般,实在是可怜且可笑。

左良玉正想着心事,突然觉得胯下坐骑一软,他骑术过人,下意识的一翻身便从马背滚落下来,双足刚落地便看到坐骑已经倒地,原来方才箭矢如雨,虽然他身上甲好没有受伤,但坐骑却中了好几箭,已经坚持不住了。一名亲兵赶忙跳下马来,将左良玉扶上自己的坐骑,又跑了几里路,才现敌军没有追上来,众人才松了口气,替左良玉解下背上的盾牌,才现上面有十七支箭矢,方才的危险可见一斑。

“将军,现在往哪里去?”亲兵头目问道。

左良玉强打精神,看了看四周,叹道:“局势已经无法挽回了,我们先退远些,贼军胜了这仗必然疲敝,我们待到天黑了收容溃军再说!”

“什么?前锋败了?”卢象升脸色大变:“左良玉不是刚刚在塘报里说小胜,拿下了拒马河的渡口吗?怎么又败了?”

“启禀督师!”哨探磕了个头:“根据败军所说,刘贼伏兵于河西,左将军探查河东无事后,开始架桥渡河。这是贼兵四起,以铁骑冲阵,左将军未及成列即交锋,我军大败,死伤无数,多有被赶入河中者,先渡河的千余官兵被迫投降!”

“那,那左将军呢?”

“生死不明!”

“哎!”卢象升叹了口气,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连主将都生死不明,显然这一仗败得极惨,此时他不禁想起了先前在军议时曹文诏的谏言,看来对方说的不错,在这平旷之地,刘成的铁骑实在是太可怕了。

“来人,传令下去,各军暂停前进,安营扎寨,还有,请后军曹将军来!”

中军大帐。

“曹将军免礼!”卢象升虚抬了一下手,笑道:“来人,给曹将军看座!”

“多谢督师大人!”面对卢象升的礼遇,曹文诏还有点不习惯,他小心的观察了一下上官的颜色,确认没有问题方才小心的坐下半边屁股,恭谨的说:“大人召末将来,不知有何吩咐?”

“哎!”卢象升叹了口气:“你知道吗,前锋的左将军遇伏了,就在拒马河畔,不过半日功夫,一万大军便片甲不存,左将军也生死不明。现在看来还是你说得对,在这平旷之地与刘成的骑队交锋实在是不智之举呀!”

曹文诏小心的看了看卢象升的脸色,指出上司的错误可不是啥聪明的行为,他低下头:“督师大人,走保定有保定的好处,走涿州也有涿州的好处。毕竟朝廷催得紧,走保定恐怕说不过去!”

“嗯!”卢象升满意的点了点头:“过去的事情已经生了,就不要提了,曹将军,你觉得下一步应该如何行动?现在再走保定如何?”

“恐怕是不成了!”曹文诏想了想之后答道:“既然左将军在拒马河被打败,那刘成军的前锋距离我们这里最多也就五十里不到了,而且中间没有河流、山地间隔,他麾下马队多,而我军步队多,还没等我们到保定就会被追上。”

“那曹将军你有何妙策呢?”

曹文诏苦笑道:“在下是个武人,哪里有那么多妙策。眼下这种情况,求生者得死,拼死者得生,唯一的办法就是拼死一战,从死中求活了!”

卢象升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半响之后他站起身来:“是呀,如今之计,也只有请求二祖列宗保佑我大明江山渡过这场劫难了!”

拒马河畔。

残阳如血,黄昏的光照在战场之上,却丝毫没有给人温暖的感觉,遍地的尸体被夕阳染上了一层血色,不时传来垂死者的呻吟声,夹杂着乌鸦的叫声,显得分为凄凉。

刘成策马通过浮桥,拒马河面上已经搭起了三座浮桥,大队的士兵正通过浮桥,向西涌去,他回过头向东望去,军队就好像一条看不见头尾的巨龙,在大地上蜿蜒前行,而成群的俘虏坐在河滩边,正用惊惶的目光看着自己。

“阿桂,你便是在这里打败敌军前锋的?”

“不错!”阿桂恭谨的低下了头,不过从他的声音里还是不难感觉到喜悦:“末将觉得敌军肯定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河对岸,便将骑兵先从下游渡河,待其半渡而击之,我军破阵后便直取其中军,贼将左良玉落荒而逃,随即敌军大溃,河东的敌军见状也不战而降,只可惜没有拿住左良玉!”

“无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刘成笑道:“只要打垮了卢象升,多一个左良玉少一个左良玉无关大局!阿桂,你挑五十个口舌便给的降兵,将他们放了!”

“放了?”阿桂闻言一愣。刘成看了看对方,笑道:“让这些人去京师,把我们取胜的消息传过去,还有,在里面掺些沙子,明白了吗?”

“末将明白,末将明白!”阿桂立刻明白了过来,不禁对刘成钦佩万分,笑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济农大人此计果然妙计!”

“呵呵!”刘成冷笑了两声:“天下间的城池是在人心之中,若是依仗京师的那堵高墙上,那距离灭亡也就不远了!你先去吧,我想在这里看看战场!”

try{ggauto();} catch(ex){}

“末将遵令!”

刘成策马上了一座小丘,向河畔的战场望去,此时黄昏的残照正渐渐消散,金黄色的微光正在和黑暗在做着最后的抗争,遍布着尸体的战场之上,零零散散的骑士穿行其间,身后跟着七八个步卒,他们用长矛在尸堆间捅刺着,寻找着隐藏在尸体堆里的活人,在他们的身后,一群杂役正在从尸体上搜集着可以利用的盔甲、兵器和箭矢。被抓到的俘虏被用绳子串联起来,系在马后,在战场上高一脚低一脚的走着,往河边走去。越靠近河边,俘虏的人数就越多,许多俘虏此时早已渴到了极点,看到河水的样子,便疯狂的向河边跑去抢水喝,却被绳索扯住了,摔的到处都是,四周正在饮马的骑士们看到了,纷纷出嘲讽的笑声。

“传令下去,那些木桶过去,给他们水喝!”刘成沉声道:“待会再烧点汤,明天早上每人再一个饼!”

紧随在刘成身后的郝摇旗一愣,不过多年的习惯还是让他立即执行,刘成叹了口气:“摇旗,也许是我的心有些软了吧,仗打的越来越多,却见不得死人了!”

郝摇旗低声道:“大人,摇旗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不过我只知道,若非有大人在,只怕天下会死更多的人!”

“呵呵!”刘成笑道:“有你这句话,我这些年下来倒也没有白白辛苦了!”说到这里,他猛地抽了坐骑一鞭,策马往小丘下而去。

当天夜里,刘成的大军便在拒马河西岸宿营,次日拂晓时分,便拔营向西进。全军将士都知道关乎天下的大战就在眼前,都不以为苦,大军以骑队为先导,步队居中,最后面的则是炮队,此番刘成南下,除了野战步营所辖的三磅、六磅炮、十二磅炮之外,还将一个由二十五门十八磅炮组成的炮队,由旅顺口走海路运到天津登6,此番也跟在其后。像这种重炮每门炮都需要至少二十匹以上的驮马拖曳,载运弹药的大车也需要同等数量的马匹,队形绵延十余里,尤为壮观。

大军刚刚过了涞水,刘成便得到前锋探骑传来的军情,卢象升在得知己方前锋被击败后并没如他预料的那样向西或者向南撤退,而是在易州东面的一个叫做郭原里的地方筑营,摆出一副决一死战的样子。刘成稍一思忖便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卢象升也是个明白人,反正是跑不了了,还不如选择一个对他有利的地形,与我决一死战!”刘成点了点头:“好,我便遂了他这番心愿吧!”

郭原里。

“这地方好生眼熟呀!”刘成叹道,也难怪他这么想,远处的宣大军营寨位于一块隆起的台地上,一条陡峭的断崖将台地与下方的平原分隔开来,从断崖下大片的鹅卵石不难判断在缘故时候这里应该有一条河流流过,将砂岩质地的台地与下方低矮的平原分割开来。在陕西的关中平原上像这样的地形到处都是。

显然,卢象升将中军的营寨布置在台地上是经过进行精心考虑的,不管是出于视野和挥火力,高出下方的近三丈高的台地都无疑具有很大的优势。在台地的边缘以栅栏和填满了土的偏厢车加强,而两翼则位于台地的侧后方,使得台地上的中军营寨向前凸出,这样一来无论敌军进攻左翼或者右翼,都要冒着凸出的台地上侧面火力的扫射。刘成很清楚,卢象升的编练的军队中装备有大量自己生产的新式火绳枪,还有一部分三磅炮,这些新式火器在精心布置的野战工事掩护下,可以挥出惊人的杀伤力。

“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办?”刘成用马鞭指着远处的敌军营垒,向身旁的诸将问道。众将纷纷开口应答,有的说应当先以轻兵牵制敌人两翼,然后集中兵力猛攻中军所在的台地,只要能拿下中军营寨,便可以居高临下,轻而易举的将左右两翼的敌军击破;有的人则认为明军的防御十分坚固,从正面难以击破,不如分出骑兵切断敌人的粮道,用饥饿迫使其出营野战;还有人主张夜里以火攻,然后乘机掩杀。在刘成身旁的将领们都知道取得天下要打的仗已经不多了,若想在未来的论功行赏里拔头筹,这个时候就要取得足够的战功。

刘成却一直沉吟不语,他待到众人说的差不多了,突然对一直沉默不语的炮队指挥官问道:“托马斯,我们的炮兵能够轰击台地上的敌人吗?”

托马斯眯起眼睛,伸出手用简单测距法计算了一下,摇了摇头:“恐怕很困难,台地的位置太高,出了炮兵的仰角,除非您能够修建炮台,抬高火炮的射位置,否则是无法射击台地上的敌人的!”

“修建炮台?”刘成点了点头:“这倒是个好办法,反正刚刚抓了那么多战俘,我们可不缺人手!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阿桂,你从俘虏里面挑选两千身体健壮的汉子给托马斯送来,告诉他们只要在限定的时间内修建好炮台,他们就可以重获自由,另外还能得到一个月的军饷!”

“是,大人!”

“托马斯,我给你五天时间,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大人,请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大名府。

“父亲,前面就是大名府了!”侯方域指着不远处的城楼对侯恂低声道,此时的他一身布衣,青衣小帽,俨然不过是个寻常游学的士子=,哪里还有过去那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嗯!”侯恂点了点头,他小心的走到身后一辆马车旁,恭谨的弯下腰,对车里躬身行礼,低声道:“太子殿下请稍稍忍耐,再过一会就到大名府了!”8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大明163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