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6080j.co!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大明1630》最新章节。

祖刚一愣,旋即明白过来祖大寿应该是从其他几个被俘的手下口中问出来的,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是瞒不过去的,便磕了个头道:“遵命!”

“大贝勒!”待到祖刚与祖大寿走下城楼,遏必隆便低声问道:“你觉得吴三桂和祖刚看了祖大寿的信就会投降吗?”

“不会!”岳托笑道:“吴三桂他们又不是泥捏的,莫说祖大寿不过是他的姑父,就算是亲生父亲这等事情也是要枪矛上见分晓的。更新最快只有我们打赢一仗,这信才会有用!”

“为何这么说?”站在一旁的哈撒儿问道。

岳托看了看哈撒儿,他此番麾下率领的是两黄旗的兵,约有五千人,刘成又从自己的怯薛军中抽出一千轻骑兵,交给哈撒儿统领,名义上是加强,实际上也有监视之意。因此岳托对哈撒儿越发恭谨:“哈撒儿将军,你与关宁军交道打得少,不知他们的底细。像祖大寿、吴三桂他们都是累世为将,家中田产连州跨郡,僮仆佃户数以万计。这人啦,若是一无所有,想法就少;若是钱财多了,自然顾虑就多了。所以关宁军这些将领占上风还好,若是形势不利就会想着如何才能保全自己的家产妻儿,什么天子主上就抛到脑后去了。祖大寿这信我虽然没看,也大概明白写的什么,无非是晓以利害,喻明祸福,可不打一仗他们又怎么知道什么是祸,什么是福呢?”

“原来如此!”哈撒儿问道:“那您可有取胜的把握?”

“应该问题不大!”岳托笑道:“这些人有那么多田宅,不过是守户之犬,家父又在广宁那边调兵遣将,做出进兵的样子,他们岂肯弃家产僮仆于不顾卷甲南下?吴三桂和祖刚这两人手下最多不过四五千人,用来敷衍上官的催逼罢了。他们前不知道我的虚实,后不知身后家中的情况,岂有与我拼死一战之心,肯定只要形势稍有不利,便会向后退却保存实力了,要将其消灭不容易,若是要取胜又有何难?”说到这里,他对哈撒儿笑道:“我等都是殿下的手下败将,这次能够重新上阵都是殿下的恩典,待会与关宁军交战时将军便请在后观战便是,上阵厮杀的事情便交给我等便是了!”

哈撒儿一愣,旋即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偷懒一会了!”

关宁军营中。

“你确定是大老爷?”祖宽厉声问道。

“绝对错不了!”祖刚向将主磕了个头:“小人当初在宁远时经常去大老爷府上,见过大老爷很多次,绝不会认错人!”

“这确实是姑父手书,字迹我认得!”吴三桂抖了抖手中的信纸,与出身低微、大字不认识几个的祖宽不同,将门出身的他可以说是文武兼资,立即就认出了这是祖大寿的笔迹。他将来信小心的折好纳入袖中,沉声问道:“我姑父看上去如何?与过去可有什么变化?”

祖宽想了想答道:“倒也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就是胖了些!”

吴三桂和祖刚对视了一眼,看来祖大寿写这信应该是出于本意,吴三桂又问道:“那领军的主将是何人?”

“是个东虏的鞑子,我好像听旁人叫他大贝勒!”

“大贝勒?那就是岳托啦!”吴三桂脸色微变,他们与后金是老冤家了,两边打了十几年的交道,对手有哪几个利害人物都清楚的很。吴三桂又问了几句对方的容貌,确定是岳托后问道:“那敌军有多少人马?甲仗、士气如何?”

“小人是被俘虏的,未曾看到敌军有多少兵马?但甲仗极为精利,小人与其交锋时,便是前锋的轻骑也披有铁甲,携带鸟铳,所配的钢刀也是锋利无比,士卒多为虏人,弓马娴熟,士气也颇为旺盛!”

“嗯,你先退下休息吧!”吴三桂点了点头,示意祖刚退下。祖宽上前低声道:“信上都写了什么?”

“无非是说刘成兵力强盛,劝我等归降罢了!”吴三桂叹了口气:“宽哥,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食朝廷俸禄的,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岂有不战而降的道理?”

“长伯说的是,大老爷这信来的蹊跷,信不得!”祖宽摇了摇头:“天下间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早不遇到晚不遇到,偏偏在这里遇到了,你我麾下都是精兵,齐心协力与贼子打一仗,倒也不怕他们。”

“嗯!”吴三桂点了点头:“先打一仗再见分晓!”

祖吴二人商议完毕,便领军沿着滨海道向京师进发,第三日上午便听到前面哨探禀告敌军近了,赶忙占据高处列阵准备迎战,日时分便看到了敌军到了。看到关宁军已经占据了高地,岳托军也不慌乱,稍稍退后便开始列阵,还在阵前竖起栅栏、长牌防止敌军冲突,显然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兵。

这时一阵西风刮起,大风扬起地面的尘土和草叶,使得天空呈现出一种奇怪的灰黄色,更增添了几分肃杀之气。祖宽看了看风向,跳上战马对吴三桂道:“长伯,敌军立足未稳,我先领骑兵去冲突一番!你在阵上见机行事!”

“也好,宽哥你注意些!”吴三桂点了点头,祖宽一声吆喝,借着顺风的优势,率领数百骑向敌军的右翼扑来,而其他方向的关宁军则保持压制的态势,未曾向前。右翼的守军还没有来得及竖起栅栏,只有十几副用于挡箭的长牌,看到关宁军的骑兵冲了过来,赶忙用弓箭与火器还击,由于逆风的关系,大部分箭矢都没有射中,只有少数几个骑兵中箭落马,这些骑兵都是祖宽豢养多年的精兵,丝毫不乱,有的张弓还击,有的冲向敌军的行列,激烈的肉搏战一下子就开始了。

“好家伙!”岳托看了一下右翼,笑道:“不愧是明国精锐荟萃之处呀!来人,传令下去,令各牛录结阵而战,兵卒退者斩其牛录额真,牛录额真退者斩其甲喇额真;甲喇额真退者斩其固山额真!”

try{ggauto();} catch(ex){}

“大贝勒,请让我前去督战!”遏必隆沉声道。

“无妨!”岳托看了看右翼的战况,突然对一旁的祖大寿问道:“这应该是招募的蒙古兵吧?”

“不错!”祖大寿看了看:“这应该是祖宽招募的夷丁,素来以敢战闻名军中!”

“是蒙古人就好,我有办法了!”岳托笑道:“遏必隆,你去后营多取些绸缎、金银器皿来。”

右翼的激战已经进行了好一会儿,风渐渐的弱了,祖宽的骑兵进攻也渐渐变得微弱起来,右翼的是镶黄旗的余部组成,虽然最精锐的白甲兵多半杯挑进刘成的护卫亲军去了,但余下的还是有不少老兵,这些昔日皇太极的余烬老练的下马排成密集的行列,最外面一排将长矛的尾端插进泥土里,将矛尖斜着指向斜上方,第二排则将长矛举过头顶,从第一排的肩膀伸出去,形成了一排密集的屏障,后面的人则冷静的用弓箭与敌人的骑士对射,虽然不时有人倒下,但随即就有人从背后补上,始终未曾让敌军的骑兵冲破行列。祖宽眼见的始终无法冲破敌人的行列,正准备下令退兵,突然看到从敌军的行列里跑出十几匹无主的马来。几个蒙古骑兵上前想要将其牵住作为战利品,但他们立刻发出狂喜的叫喊声。

“怎么回事?”祖宽惊讶的看过去,只见已经有数十名骑兵争夺起那些马来,他很快得到了答案,一匹马被骑兵用套索套住,马背上革囊落在地上,露出各色金银器皿和绸缎来。

“该死的,中了鞑子的奸计!”祖宽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敌军的诡计,他赶忙高声喝道:“不许私取财物,不然军法从事!”但他素来治军不严,这些蒙古人更是视军法如无物,祖宽看在其勇猛善战的面子上对其极为宽纵,这下在战场上仓促之间又如何能控制住部队,眼见得越来越多的人转身去争夺马上的财物,有的人甚至自相残杀起来。

右翼的女真军官见状立刻下令击鼓,士兵们如墙而进,一下子便把还在进攻的蒙古兵压倒了,阵后的女真骑兵也跳上战马追击,祖宽见状不妙,只得率领剩下的骑兵逃走了,只留下遍地的尸体和散落的财物。

“长伯,都是我平日治军不严,中了贼人的奸计!”祖宽脸色通红,羞愧得无地自容。

“话也不能这么说,那岳托乃是东虏名将,关宁军中吃了他的亏的也多得是,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再找回来就是了!”吴三桂赶忙劝道。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贼兵果然善战,那岳托又如此奸滑,恐怕这次你我讨不得好了!”祖宽输了一阵回来,早已没有了主意,向吴三桂问道。

“不怕,方才不过是小挫,我们又占据了高地,虏兵即便来攻也不怕,待到天黑了我们连夜撤兵就是了,我们骑兵多,不怕岳托追击!”

吴三桂安慰了几句祖宽,突然看到从对面敌阵中冲出一骑来,直向己阵从来。那骑士手上未持有武器,反而一边策马一边向高地上的关宁军挥手,待到大概一箭之地时,那人跳下马来,向高地上的关宁军射了一箭。射罢后那人也不回阵,而是退后了十余步牵马而立,仿佛在等着什么。

士兵拾到射过来的箭,发现箭头已经被折断了,箭杆上绑着一根布条,急忙捡了送到吴三桂与祖宽面前。吴三桂解下布条,看到上面用凌乱的笔迹写了几行字:吴、祖二将军明鉴,祖大将军乃是我之好友,我已降刘王,与汝等一般皆为大明将佐,何苦相杀?刘王对汝等甚是爱惜,若肯解甲归降,富贵自不必待言。即不为友,何必为敌?方才一战势非得已,俘虏自当放回,以表善意。最后的落款写着岳托二字,看笔迹与前面相同应该是他本人亲笔写的。

“长伯,上面写的什么?”祖宽问道。

“是岳托写的,他说与我等并无仇怨,不欲与我等打仗,还说要把俘虏还给我们!”“要把俘虏还给我们?此事当真?”祖宽脸上露出了怀疑的神色。吴三桂点了点头:“应该不会假,这厮是要攻心,好生厉害!”

果然不出吴三桂所料,不一会儿,对面阵中就把方才俘虏的数十名蒙古骑兵和他们的战马武器都还了回来,就连战死者的尸体被一一送了过来。最后那军官还送了五百两银子和一对玉器,只说是祖大寿送的。吴三桂和祖宽推辞不得,最后只得收下了。送罢了礼物后,对面的敌军便向后退去。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祖宽看着不远处敌军严整的队形,向吴三桂问道。

吴三桂看了看四周的将士们,个个脸上都毫无斗志,追上去肯定是讨不到好处的。当然最要紧的是岳托方才在信中的一句话说中了他的心事“即不为友,何必为敌?”即便不跑到刘成那边解甲归降,也未必要和对方杀个你死我活,当初成祖靖难之时,那些建文帝的忠臣又有几个有好下场呢?何况自己还打不过人家呢。

“我们也退兵吧!”吴三桂低声道:“写信给熊大人,就说刘贼兵势极盛,我军众寡不敌,只得暂退,待到大军齐至,再加讨伐!”

天津。

“禀告大人,这是在通州、天津二地府库之中获得的资财!”徐显明恭谨的将一份书册呈送给刘成,刘成接过书册,一边看一边问道:“征收军税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恐怕还要十几天,我手下的书吏才刚刚清点完府库里名册,里面的财物与册子差的甚多,许多都有亏空的,一时间抽不出人手来!”

“亏空一定要严加追查,一匹布,一粒米也不许少!”刘成厉声道:“记住,我们不是叛军,更不是反贼。我们是清君侧,靖国难的义军。那些吃着民脂民膏的蠹虫硕鼠,都给我抓起来,一点一点查清楚。”rw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大明163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