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6080j.co!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大明1630》最新章节。

“马大人这几日应该也见过徐贼的兵马了,抛却顺逆不说,此人麾下的兵马却是精利,非其他官军所能匹敌。更新最快且不说大人您是否能找到渡江的船只,就算您集结淮上的兵马,恐怕也未必是徐贼的大军对手!”

“这个”若是在平时,马士英自然不会对区区一个妓女的话放在心上,可是现在的处境迫使他不得不认真考虑柳如是的判断,加上这几天徐鹤城麾下军队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最后他不得不十分尴尬的承认柳如是的分析很有可能是对的。

“那为何要去福建呢?”

“徐贼这次作乱,最狠毒的不是拿下南京,而是截断了漕运。这漕运一断,京师百万户口,九边将士衣食何赡?所以现在最要紧的并非恢复南京,而是夺回扬州,打通漕运。天下若论舟师强盛,莫过于福建郑芝龙将军。徐贼虽然铁马精强,但那是陆地上,若是郑将军的舟师走海路进入长江,隔绝南北,徐贼虽然凶悍,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听了柳如是这一番谋划,马士英眼前一亮,当时江南水道纵横,很多地方走水路远比陆路方便,若是能依照柳如是所说的引郑芝龙的舟师入长江,隔绝南北,将徐鹤城的主力挡在江南,那自己就可以召集江北淮上之军先取扬州,打通漕运。他本也是个果决的性子,一咬牙道:“柳姑娘说的是,不过我们首先得出城,可是徐贼的兵盘查的甚严,我们如何出城呢!”

“这个我自有办法!”柳如是笑道:“请马大人在我的船上休息半日便是!”

马士英看了看柳如是,又看了看陈子龙,觉得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去处,便点了点头,上了柳如是的船。陈子龙低声问道:“如是,你有什么办法?我怎么不知道?”

“子龙,你忘了那个程二先生吗?就在前些天他还有请我去他在南京的园子相聚,我去求他一次,想必问题不大!”

“程二?他有这么大的本事?”陈子龙疑惑的问道。

“子龙!”柳如是叹了口气:“你该不会以为徐鹤城就凭那几千兵就敢做出这等大事吧?他身后隐藏着的势力大着呢,这个程二不过是九牛一毛。算了,不多说了,这次你听我的就是了!”

“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势力?”陈子龙将信将疑的看了柳如是一眼,话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柳如是见爱侣这般,苦笑道:“子龙,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我花了不少时间在这个程二先生身上,发现他做的买卖大的惊人,不但有各色土产、还有盐、铁、军器、硫磺、硝石、铜、辽东货等等,多半是军国之需,你觉得他背后若是没有一个强大的势力和背景,能做这么大的买卖?别人赚了钱都去购买田土,以为长久之计,可他这么多买卖赚到的钱多到天上去了,可是他买了什么田宅吗?一分也没有,你觉得那些银子都去哪里了?都藏在地窖里?”

陈子龙越听越是心惊,问道“如是,这些为什么你过去都不和我说?”

“有用吗?江南士绅做违禁的买卖多了去了,也不多他程二一家,何况他兄弟在朝中为官,谁能奈何的了他?”

“那我至少可以禀明社中群友,事先有点准备吧!”

“那他们问你这些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你怎么回答?”说到这里,柳如是的嘴角上翘,露出一丝凄凉的笑容:“难道你告诉他们是一个歌姬告诉你的?”

陈子龙顿时哑然,柳如是的话直指他的心窝,的确这些理由是不足以让他的师友重视的。看着爱侣呆滞的样子,柳如是笑了笑,伸手抚摩着陈子龙的脸颊,柔声道:“子龙,无论徐鹤城这次是成是败,天下都要变了,像过去那样写几篇文章就名扬天下,考中个进士就为万人之上,富贵终身的好事情再也不会有了。徐鹤城、程二他们比你们更强悍、更狡猾、也更有野心,虽然他们粗鄙而又讨厌,但最后赢的只会是他们。这一点我也知道,只是有点不甘心!”

河北昌黎县东。

“燕山长如蛇,千里限夷汉”这是北宋著名诗人苏东坡的诗句,正如他在诗中所描述的那样,蜿蜒千里的燕山山脉横亘于华北平原与东北之间,将其分隔开来,因此在东北与华北两个地理气候差异并不大的地区形成了迥异的政治、经济、文化风格。而在历史上跨越燕山山脉连通这两个区域的主要道路有三条:卢龙道、古北道、滨海道。

卢龙道的路线是出卢龙塞沿滦河左岸北行,再沿着滦河主流北上,直到翻越燕山山脉,沿着老哈河下游西岸折而向东,沿着大凌河前往东北地区。古北道的起点在辽南京析津府,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市,经过今天的顺义县、密云县,北渡潮河穿过古北口,在滦平县东北渡过滦河,东向平泉县,与原有的卢龙道相会。但在一路向北到达赤峰附近后,又沿着老哈河北上,到达辽中京大定府。也可继续北进,中转辽上京临潢府。而滨海道就是自北京城出发,一路向东经过山海关经过辽西走廊进入东北,由于在唐代之前辽西走廊长期积水且植被茂密,很难通行,这条道路是从金代之后才逐渐兴盛起来,到了明代后更是成为了华北进入东北的最主要道路,吴三桂和祖宽的先遣队正是沿着这条道路前往京师的。

过了山海关,展现在关宁军面前的一片由浅丘组成的平地,高耸的燕山山脉已经被甩在背后,眼前只剩下广袤的平原与和缓的丘陵,东面是大片的芦苇荡,更远的地方是浅黑色的海面。而西面则是一片广袤的平原,田地里长满了等待收割的庄稼,不时可以看到一缕炊烟升起,那便是有人的村落。

祖刚带着七骑在前面探敌,他本名叫拉克申,是个蒙古人,因为勇敢善战而被祖宽收为家丁,记功做到了千总,便改了这个名字。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斥候,他将部下分成两行,前面的那一行排成松散的横队,而后面的一行则排成纵队,之间相距大概一箭之地。这样既可以搜索到尽可能大的面积,而当遭遇到大股敌军的时候,后面的那队也有逃走带回情报的机会。虽然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但他们还是不顾疲劳,向前搜索着,终于在越过一个土坎后,在背风向阳的坡下发现了三个身着皮袍的男人。他们将皮袍光板的一面朝外穿着,坐骑放在一旁,让其吃着青草,自己聚成一团休息进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遭遇到敌人。当他们听到急促的马蹄声,慌忙跳起身来,从马背上取出弓箭还击。祖刚将上半身伏在马鬃上,以避免被敌人射中,自己却弯弓瞄准中间那人射去,正中那人的咽喉,那人扑地便倒。另外两人见状,飞身上马,打马便要逃走,跟在祖刚背后的侦骑们纷纷放箭,那两人都中了数箭,却不得死,其中一人大吼一声,调转马头拔刀赢了上来,显然这人是要拼死掩护自家战友逃走。待到祖刚他们将此人砍杀,前面那人早就逃走了。

try{ggauto();} catch(ex){}

“大人,这厮身上有甲,怪不得方才射不死!”一名部下将尸体上的皮袍翻开,只见里面露出一层锁帷子来,祖刚翻了翻那锁帷子,刚才射中的几箭都没有穿透,看来这锁帷子的质量相当不错。

“马背上还有鸟铳,好阔气呀!”另外一名部下从死者坐骑的马鞍后找到了一支鸟铳,死者身上还有用纸包好的铅子火药。祖刚从部下手中接过鸟铳,仔细看了看:“洪阳号的,该死!快退!这定然是刘贼的亲军!他的大军应该距离这里不远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祖刚的揣测,空气中传来几声骨哨声,出身草原的他立刻跳上战马,高声道:“这是鞑子的游骑,快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部下们赶忙丢下尸体和武器,飞身跳上战马转身逃去,他们刚跑了不到百步,骨哨声一下子变得尖利和稠密了起来,仿佛是在相互交谈一般。

“大人,这骨哨声是什么玩意,听起来心烦的很!”一个骑兵向祖刚问道。

“这是蒙古人在草原上射猎黄羊时的,数百骑分作几翼,相互间以哨音向联络,将黄羊赶到地势狭窄处,再以弓箭射杀!”

那骑兵闻言脸色大变:“这些狗贼,竟然是把我们当黄羊了!”

祖刚他们的马匹已经走了半日,早已疲乏了,跑了一段速度便慢了下来,而身后的骨哨声与马蹄声越发急促,显然追兵越来越近了。正当祖刚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才能脱身时,突然听到嗖的一声,他下意识的一缩脖子,便觉得头上一凉,皮帽已经不翼而飞了。他转过头一看,在右边的丘顶上数骑正策马狂奔,相距自己不过四五十步远,方才那一箭便是他们射的,影影绰绰后面还有更多,显然敌人已经从两侧迂回赶上来了。这些骑士在丘坡上策马如飞,还能张弓射中四五十步外的自己,便是草原上也是一等一的射士了。祖刚心知自己今日恐怕是冲不出去了,只得一面张弓还击,一面在心中向神佛祈祷,以求死后的冥福。

昌黎县城,东门城楼。

“大人,前锋拿住了几个关宁军的哨探!”

“哦!这么快?”岳托从地图上抬起头来,对一旁的祖大寿、遏必隆和哈撒儿笑道:“看来我这次倒是料错了他们!”

哈撒儿上前一步请战道:“无妨,末将愿率领这一千火儿赤为先锋,让这些关宁军看看济农怯薛亲军的厉害!”

“怯薛亲军的厉害自然是要看看的!”岳托笑道:“不过先查问一下这几个哨探,敌军的底细不迟!”

片刻后俘虏们便被亲兵押了上来,几乎个个身上都有伤,看上去狼狈的很。岳托上下打量了下,问道:“你们的将主是谁?”

祖刚跪在地上,捂住自己的右臂,在方才的混战中他并没有中箭,只是从受伤的马上落下来,摔伤了右臂。此时的他心思非常混乱,求生的**和对将主的忠心在他的心中进行着激烈的战斗,一时间也分不出胜负来。看到他不说话,一个亲兵走了过来,骂了一声扬起马鞭便要抽打,祖刚正准备忍痛挨打,却听到有个声音:“且慢,莫要打他!”还没等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看到一双棕色的马靴走到自己面前停住了。

“祖刚,你还认得我吗?”

祖刚诧异的抬起头来,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正笑着看着自己,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大老爷,您怎么在这里?”

“起来说话吧!”祖大寿笑着将祖刚从地上扶了起来,替他解开绳索:“哦,你胳膊受伤了,来人,快叫大夫来!”

“没事,只是从马背上掉下来摔了一下!”祖刚已经从方才的惊喜中恢复了过来,作为祖宽的贴身亲兵,他自然认得祖大寿,也知道祖大寿当初在大凌河兵败降了皇太极,其后便没了消息,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他看了看岳托、遏必隆等人,立刻从对方的打扮中判断出了敌人的身份。

“大老爷,你后面那几个可是东虏?”

“哦!”祖大寿点了点头:“不错,那几位都是女真的贵酋,现在我和他们都在越国公麾下当差!”

“越国公?”祖刚身体一抖,那不就是那个打出靖难旗号的反贼刘成?怎么大老爷现在跟反贼了。祖刚张了张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祖大寿仿佛已经看出了他的心事,笑了笑没有说话,此时大夫已经来了,替祖刚察看起胳膊上的伤势来。待到看完了后,祖大寿重新走了过来,笑道:“这次领兵的是我那外甥和祖宽吧,待会你就回去吧,替我带一封信给他们!”rw

6080新视觉小说网【6080j.co】第一时间更新《大明1630》最新章节。